361娱乐平台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胸存大道自从容

胸存大道自从容

时间:2018-07-21 作者:未详 点击:

  大道生萬物、百态出自然,天地人寰统归大道。人生在世,通过自我修炼、悟觉慎行拥得“大道”,就会有坚定信仰和追求,就能在是非抉择、生死攸关面前恪守初衷,淡定从容,尽显大家气度、君子风范。
  
  公元263年,竹林贤士嵇康情系天下黎民,为百姓平安奔走呼号,他力谏君王息旌休战,因而被处以极刑。押上刑场时他神色安详,环视四周,见许多太学生来送行,忽然想到:他们求学的古曲《广陵散》,自己还不曾教授,此时辞世在即,名曲不可失传,于是高喝:“拿琴来!”学生们强忍悲声,置琴伺候。
  
  嵇康面琴席坐,揉揉手腕,拨指丝弦,初起音律幽淡,逐渐沉郁悲愤,越发力度加强,激昂雄壮,犹勇士横戈跃马,叱咤沙场,直听得太学生心驰神往、泪雨纷飞……突然“铮”的一声,弦断音止,嵇康仰天大笑,起身踱步断头台。这首用生命弹奏的《广陵散》,被后人誉称“大道从容,广陵绝响”。
  
  胸存大道,是生活阅历的不断充实,处世经验的日积月累,常常因一句言词、一件小事的启迪,在顿悟中攀升境界、夯实信念。
  
  公元1069年,苏东坡任杭州通判,常去灵隐寺听普缘方丈讲经说法。一天,苏东坡觉得自己悟出了禅家修炼玄机,挥毫写下“八风吹不动、修禅得大道”,遣书童送到钱塘江对岸寺院,请普缘过目。普缘看后,竟在字幅上批个“屁”字,让书童带回。苏东坡看了大为恼火,乘船过江来寺院理论,普缘淡然一笑,说:“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苏轼听了才明白禅师的用心,反思数日,悟出修身养性必须保持心态怡然,不为世事变幻所动,才能淡定从容、修得大道。他赋诗曰:“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日后的岁月,苏东坡坚信忠厚善良、坦诚正直才是做人大道,虽历经官场升贬,都宠辱不惊,从容应对,颇得后人景仰。
  
  《礼记·礼运》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践行大道,就是为实现崇高理想,纵然形势迫临千钧、生命已近存亡,大道从容依似朝阳喷薄、雨后春笋,尽展凛然大气、刚健挺拔。
  
  气节崇高的大道从容是血凝鬓眉,背负刑绳,抖甲扬靴昂首踏上风波亭,心绪依然起伏着收复疆域、雪耻报国的激昂:“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信念如钢的大道从容是拖镣长街,壮志不泯,不惧先死而忧后生,眉宇安详地仰望云宇:“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泰然不惊的大道从容是血战梅岭,被困孤山,面对重重敌兵,抖抖军衣,掸掸军帽,掏出笔记本慢慢翻开,眼望飞霞暮日,安然落笔:“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作为普通百姓,或许少有展示气吞山河大道的舞台,也没有慷慨悲壮的从容机遇,但诚实友爱、奉献互助,担家责、守国法,就是烟火平民的处世大道。烦了,独步河畔,闻蛙语泉鸣、听渔舟唱晚,让静雅睿智的“大道”冲淡心理压力;累了,躺在草坪上,听风渡云帆、瓣落叶飘,在悠然惬意的“大道”里体味轻松愉悦;老了,独坐黄昏,观落霞征雁,赏芳草斜阳,从记忆里搜寻遥远的故事,哼唱儿时的歌,享受“大道”从容的大美夕阳。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