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唐伯虎赔画

唐伯虎赔画

时间:2016-08-02 作者:未详 点击:

  明朝“诗书画”三绝的大才子唐伯虎,尤以一手妙笔丹青闻名于世,但大家又是否知道唐伯虎如何成为丹青圣手的呢?其中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曲折故事呢!事情还得从唐伯虎8岁那年说起。
  
  唐伯虎的父亲唐广德在苏州经营一家酒栈和一家当铺,唐伯虎小时天资聪颖,但调皮捣蛋,不思学业,让唐广德大为头疼。一天,唐伯虎放学回家,看到父亲房门开着,于是进去。见父亲书桌上摊开着一幅画,画上是几个古代仕女,唐伯虎一时玩心大起,拿起毛笔,蘸满墨,在画中女子脸上画上胡子,还满心欢喜自己的“杰作”。
  
  这时,唐广德从外面回来,看到唐伯虎在自己书房鬼头鬼脑,厉声说:“还不去读书,在这偷懒啊?”忽觉不对,到书桌前一看,只见画中女子都被画上了胡子,煞是可笑,不由得心头火起,他气得发抖地指着唐伯虎说:“败家子,看你干的好事!”唐伯虎心想不过又是一顿臭骂而已,脸上大有不以为然之色。唐广德接着怒气冲冲地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唐代大画家周昿的传世名作《簪花仕女图》,是今天别人当在我们家当铺的,当了三百两银子,当期十年,你这下叫我怎么赔?你、你看老子不打死你这个败家子!”说完就找鸡毛掸子,要来教训唐伯虎。
  
  唐伯虎见唐广德要动真格的,心里想兴许还真的闯祸了,不由得害怕起来,但嘴上仍满不在乎,说:“大不了我赔便是。”唐广德冷笑一声,说:“你说得轻巧,周昿的画价值连城,就凭你一个大言不惭的幼稚小儿,你赔得起吗?”说着就打唐伯虎,唐伯虎不堪受痛,叫道:“别打了,只要我比周昿画得好,到他来赎的时候赔他一幅不就行了。”唐广德一听手马上停了下来,表情复杂,说:“好,既然你这么说,我成全你,明天我就送你去名画师沈周沈老师家学画画,足足给你十年时间,那时你若果真画得比周昿好,这顿打就免了,否则你就是空口说白话,不配做我唐广德的儿子,也就别回来了!”唐伯虎也正赌气,还真的答应了,信心满满地说:“我一定比周昿画得好!”
  
  第二天,唐广德的好友文林带着儿子文征明来,说带唐伯虎和文征明一起前往沈周老师家学习画画。唐伯虎这时有点后悔了,心想话是不是说得过了,但唐广德连看都不看唐伯虎一眼,送行时只夸文征明敦厚老实,将来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唐伯虎这下觉得父亲看轻自己,还真的较上了劲,自己非得在画画上做到成名成家,让父亲后悔今天对自己的冷眼相看。
  
  一路颠簸,车马来到沈府门前,文林带着两个孩子拜见沈周,寒暄已毕,文林说明来意,沈周于是打量了唐伯虎和文征明几眼,清咳了一声,先问文征明:“为什么学画画啊?”文征明朗声答道:“愿走马天下,画尽天下大好风光。”沈周捋须大笑道:“好,好,心恋天下秀水明山,可堪造就。”又转脸向唐伯虎问道:“你又是为什么呢?”唐伯虎不假思索地回答:“我要画《簪花仕女图》,还要比唐朝的周昿画得好!”沈周双眸一亮,但惊讶的眼神转瞬即逝,说:“小小年纪,口气不小,你还知道周昿?还要比他画得好?”唐伯虎气宇轩昂地说:“周昿画得好,我就要画得比他还好,有志不在年少嘛。”沈周一听,沉吟片刻,一本正经地对文林说:“文兄,这两个孩子我收了,他们今后就是我沈周的入门弟子。”说完对唐伯虎不禁又看了两眼。
  
  于是,唐伯虎和文征明就在沈周家专注学业,一心习画,唐伯虎尤工仕女,文征明擅长山水。沈周对唐伯虎更是另眼相看,惊为奇才,倾囊相授。唐伯虎也不负所望,历经磨练,后又拜大画家周臣为师,终于以一手精湛画功技惊画坛,而且在诗文方面造诣颇深,在16岁时参加乡试,一举夺魁,高中一榜解元,一时轰动苏杭,声名风行大江南北,唐伯虎所作的画也被尊称为“唐画”,价格也水涨船高,一时洛阳纸贵,求者不绝。
  
  十年之期将至,唐伯虎也长成了一个英俊的翩翩公子,于是和文征明衣锦还乡,但与唐广德还是相对无言。这天,唐伯虎、文征明和唐广德在唐家当铺等候那位当主的到来。直至下午,一个仪表不俗的中年客商进来,从怀中摸出一张当票和一沓银票,对当铺伙计说:“赎当!”伙计察验无误,忙递上画轴,客商一打开,惊叫一声:“咦?怎么回事?我当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这可是真迹啊!你们要赔!”
  
  唐伯虎见状,轻摇纸扇,踱步上前,对那位客商说:“兄台,这幅《簪花仕女图》可是你的?”
  
  客商怒气冲冲地答道:“是啊。”
  
  “兄台,在下唐伯虎,是这家当铺的少东,这些污渍皆因当年唐某顽皮,唐某愿意即席挥毫,重现一幅唐代的《簪花仕女图》,以此‘唐’画赔彼唐画,不知可否?”
  
  客商满脸狐疑:“你果真是唐伯虎?好,你不妨先画。”
  
  唐伯虎于是叫书僮摆上方桌放上文房四宝,手提湖州狼毫笔,在一方精致的端砚中蘸上上好的徽墨,深提一口中气,便在洁白光滑的宣纸上作起画来,这幅《簪花仕女图》唐伯虎曾临摹上千遍,早已烂熟于心,作画自然也驾轻就熟,一幅工笔细描的《簪花仕女图》唐伯虎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大功告成。落款盖章之后,客商移步来看,只见画中人物栩栩如生,纤毫毕现,女子袅娜娉婷,仪态万方,就连小狗也是活蹦乱跳,跃然纸上,实在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上乘之作。
  
  客商爱不释手,说:“不错,的确是唐伯虎的手笔,哎呀,原来真是大名鼎鼎的唐解元,失敬失敬,你这幅画可称得上是后来居上,与周昿原作不可同日而语啊,不知你要多少银子才肯出让?”
  
  唐伯虎纸扇一合,潇洒地说:“刚才不是说了吗,赔你的画就行。”
  
  客商不解地说:“可依在下之见,你这幅画时价已不下五百两,而我这幅周昿真迹才不过三百两。”
  
  唐伯虎哈哈一笑:“说赔就赔,兄台拿走便是。”富商于是喜笑颜开携画而去。唐伯虎志得意满,看了一眼身旁的父亲,幽幽地说:“十年之约,我已了结了,这下不用打我了吧。”然后目不斜视,邀文征明上酒楼喝酒,只留下唐广德两眼发愣。
  
  天色已晚,唐伯虎饮下一杯美酒,大感畅快淋漓,对文征明说:“今天我在唐广德面前总算扬眉吐气了。”文征明愕然道:“唐兄怎么直呼伯父名讳?”唐伯虎犹未解恨地说:“谁叫他以前那样对我?”文征明不禁仰天长叹,说:“唐兄你大错特错了!”于是向唐伯虎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
  
  原来有一次文征明的父亲文林去拜访唐广德,见唐伯虎天赋不凡,有意栽培,力主让唐伯虎和文征明一起去学画。但唐伯虎生性贪玩,唐广德怕他去也是虚度年华,浪费光阴,就想出了一条激发唐伯虎上进的计策,用一幅假画引唐伯虎污损,然后逼他就范专心学画,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而这件事也是文林近年才向文征明说起,直夸自己当年慧眼识珠,并感叹唐广德为了让儿子成才,居然甘受十年的父子冷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临了千叮咛万嘱咐文征明在十年期满之前千万不可把这件事告诉唐伯虎,否则前功尽弃。今天那个客商其实也是唐广德请来演一场戏的至交好友……
  
  唐伯虎听完,目瞪口呆,如梦初醒,赶忙奔回家中,径直来到父亲房前,房中灯火通明,窗中望去,只见颇显老态的唐广德眯着双眼,在灯下仔细欣赏着今天唐伯虎画的那幅《簪花仕女图》,露出了慈父般满意的微笑。唐伯虎鼻子一酸,泪如雨下,推门进去跪在满脸惊讶的唐广德面前,泣不成声地说:“爹,您用心良苦,儿子知错了——”唐广德急忙歉疚地说:“是爹不好,一心想让你有出息,没有好好给你父爱。”说完也是老泪纵横。父子俩相拥而泣,这下才终于圆满了结了十年之约。
  
  这正是:唐广德忍痛施计教顽子,唐伯虎赌气学画成英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