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九龙珍珠

九龙珍珠

时间:2016-09-06 作者:未详 点击:

  丰城首富王半城,在盖酒楼之前,搞了个轰轰烈烈的奠基仪式。在奠基仪式上,他专门请人画了一条龙,贴在墙上,栩栩如生。奇怪的是龙无双眼,空留两片白色。他笑着指着龙眼说,有些人为了阻止自己盖酒楼,竟然不愿搬走。现在,自己画了这样一条龙,就是为了验证,看自己盖酒楼是不是符合天意。验证的办法,就是请人给龙点睛,随便什么人上去都可以,三天之内,如果点睛不成功,说明上天不许自己在这儿盖酒楼,那就顺应天意;如果点睛成功,龙目金光闪闪,自己就不客气了。
  
  当然,点睛成功的人也不会白忙,会得到一颗珍珠的奖赏。
  
  一些贪婪的人一听,一个个蜂拥而来,纷纷上前准备一试身手,都想得到那颗珍珠。可惜,每个人走上去,毛笔点下去,都是一团漆黑,更别说金光闪闪了。
  
  这些人灰心丧气之余,纷纷议论,这怎么可能,画中的龙嘛,咋会双眼闪光?再说了,就王半城这样的铁公鸡,能奖赏一颗珍珠吗?别做梦了。正议论着,一个白衣长衫的人走上来笑着说:“不一定吧,我来试试看。”说完,拈起毛笔,蘸饱了浓墨,一步步走上台去,站定了,一笔下去,大家一声惊呼,只见一只龙眼金光闪烁。
  
  来人笑笑,又一笔下去,另一只龙眼也变得金光闪亮起来。一时,丰城人都瞪大了眼睛。看来,上天还真同意王半城建酒楼啊。
  
  大家的目光自然而然也集中到来人身上。这人点了龙的双眼,放下毛笔,转身准备离开。王半城连忙赶上前来,伸手拦住他道:“客官请留步,请教尊姓大名,我这厢有话说。”
  
  那人笑着望望他,告诉他,自己叫曾博文,是从这儿路过的,看到这边热闹,就赶过来了,谁知误打误撞,竟点亮了龙的双眼。王半城忙告诉他,点了龙眼的人,应得到一份奖品。说完,让人递上一个盒子,当众打开,里面果然是一颗熠熠生辉的大珍珠。
  
  大家又是一声惊叹,既惊叹那人运气好,又不解王半城这次怎么会如此言而有信,更多的人则是为上天如此眷顾王半城发出无奈的叹息:“这天啊,也袒护有钱人。”
  
  谁知,那人面对珍珠,却连连摇手,说为龙点睛乃举手之劳,这么重的奖品,自己实在不敢接受。王半城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怎能收回?两人一推一让,让整条街的人都大睁双眼,心想,现在这世界,还真有这样的人,大家不会是做梦吧?
  
  最终,曾博文推托不过王半城的诚心实意,只得笑着把盒子收下,匆匆拿着走了。
  
  奠基仪式结束,王半城长长吁了一口气,高高兴兴转身回府。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他起来后,正坐在太师椅上惬意地喝着茶,管家急急忙忙赶来,附在他的耳边告诉他,这座占地半条街的酒楼,看样子是盖不成了。王半城一听,微笑的脸僵硬下来。管家说,这条街上的百姓,听说王半城建造酒店是上天的旨意,害怕违背天意将会受到惩罚,一个个都乖乖搬走了。可是有一个孤老头子守着个破房子,说什么也不搬。
  
  王半城恶狠狠地问:“谁?他敢逆天?”
  
  管家告诉他,这人就是张白老。张白老这个人,王半城清楚,是个很倔强的老头,平时很少和人来往。有时,见了王半城,竟然理也不理。
  
  他为什么不搬?王半城捋着胡须慢慢想着,突然眼睛一亮。他断定,张白老不搬,一定是另有隐情。他甚至想到,张白老的那两间随风倒的破房子那么金贵,里面一定有什么贵重之物。这时,管家把头伸过来,咬着他的耳朵道:“小人隐约听说,神偷‘一枝梅’好像就隐藏在我们县,会不会……”
  
  王半城瞪大了眼睛,“哦”了一声,许久才点了点头,认为他的怀疑也不无道理。“一枝梅”是近年屡屡作案的一个神偷,每次作案,都在墙上画上一枝梅花,久而久之,就有了“一枝梅”的绰号。可是,至今也没人见到过“一枝梅”长什么样子,只是隐约听人说,“一枝梅”好像潜伏在丰城。尤其最近,“一枝梅”更是作了件惊天大案,这家伙竟然只身潜入皇宫,偷盗了皇上的九龙珍珠,那可是外国进贡的东西啊。一时间皇上龙颜大怒,发下八百里文书,严令各地缉拿,捉住有赏。
  
  丰城陶县令奉了旨,更是广派巡捕,严加缉拿,可是忙了半个月,至今仍无下落。王半城想,难不成这个张白老就是“一枝梅”,他的房中藏有宝物,才死活不肯搬走?他立马吩咐下人打轿,出门直奔县衙,把自己的怀疑上报给了陶县令。
  
  一天深夜,县里的一群差役忽然撞开张白老的门,张白老还在睡觉就给抓了起来,被绳子捆了,扯到一边。一群差役在屋里屋外仔细搜寻,忽然有人高声叫道:“找着了。”大家赶紧过去,只见墙角放着一个瓮,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白花花的银子。
  
  一个孤老头子,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一定来路不正。
  
  陶县令询问张白老银子从哪儿来的,张白老摇着头,说自己也不知道。陶县令冷冷一笑,难不成银子是自己飞来的?他吩咐差役认真搜寻,看有皇上的九龙珍珠没有。可是,差役们挖地三尺,也没找见那物件。陶县令一挥手,让把张白老带回县里,仔细审问。
  
  到了丰城大堂,张白老跪在那儿,任陶县令怎么问,就是一声不吭。无奈之下,陶县令让用板子打,逼问张白老,究竟把皇帝的九龙珍珠藏在哪儿了。张白老浑身被打得鲜血淋漓,没有一寸好处。可是自始至终他都一言不发,更没吐出九龙珍珠所藏的地方。
  
  在堂上,他只承认了一件事,自己就是“一枝梅”,其余的一概不说。
  
  陶县令无奈,只有呈文上报,说张白老就是“一枝梅”,偷盗抢劫,无所不为,至于九龙珍珠,他至死也不说出下落,可能已经销赃了。鉴于“一枝梅”手段高超,为了避免发生越狱事件,陶县令请求将张白老早早就地处置,若押解京城,可能会半路逃跑。
  
  半个月后,朝廷下了圣旨,将张白老就地处死。九龙珍珠还要想办法明察暗访,务必查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