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梅花帕奇案

梅花帕奇案

时间:2016-12-31 作者:未详 点击:

  这是耿介来榆中县任县令的第三个除夕夜了。前几天,家中夫人偕同仆从回江苏老家探亲了,要到明年冰雪消融时才回来,留下耿县令茕茕一人自饮自酌,好不冷清。衙役值班房内,炉火熊熊,温暖如春,几个衙役正吆三喝四,围炉斗牌,寂寞的耿县令忍不住想过去凑个热闹。
  
  外面朔风凛冽,大雪纷飞,耿县令穿好皮袍、戴好皮帽,正要穿过走廊向值班房走去,忽然从大门口走进来一个衣衫单薄的瘦小女孩,边哭边喊着要找娘。耿介上前关切地问:“你是谁家的小孩?家住在哪里?快进屋暖和一下,有话慢慢说!”说着,上前拉着小女孩冰凉的小手进了屋。冻得面色发青的小女孩一走进暖烘烘的屋里,禁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寒颤,她怯生生地对耿县令说:“您就是衙门里的老爷吧,我叫翠柳,家住孔庙附近离西城门不远的一个小胡同里。我爹爹叫刘福,是个卖馄饨的。”耿县令低头问她:“你爹爹现在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今天爹爹回来凶得很,跟娘大吵大闹,好像是因为娘没有准备好年夜饭,爹爹骂娘,还要动手打娘,让娘到当铺找罗掌柜去。娘哭了,我躲在一边,望着凶巴巴的爹也不敢上前去劝,我想爹是饿疯了吧。我便跑到肉店里,想赊一斤肉,没想到肉店关门了,我便空着手回了家。回家后,我吓呆了,家里满地都是血,爹和娘都不知去向……”小女孩说着,呜呜大哭起来。耿县令听罢一惊,赶忙说:“走,快带我到你家去看看!”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皮袍裹在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女孩身上,带了几个捕快匆匆上路了。
  
  耿县令等人随小女孩行至一处陋巷,小女孩指着一扇虚掩的木门道:“老爷,这就是我家。”耿县令进得门来,只见室内非常简陋,污黑的墙壁破败不堪,没有炉火,只有一盏昏黄的残烛在屋角的一个小木几上摇曳。可是小屋的楼上却是灯火通明,笑语哗然。耿县令问小女孩:“翠柳,这楼上难道不是你家吗?”小女孩回答:“楼上住着李裁缝,我家只是楼下这间小屋。”耿县令低声吩咐衙役道:“把小女孩带上楼,让李裁缝下来见我,不要惊动其他宾客。”几个衙役领命上楼。耿县令四处打量这间小屋,只见屋子中央放着一张单薄的木桌,桌上只摆着三只粗瓷碗,一个小盆和一把菜刀。刀上涂满殷红的鲜血,桌面上的血正沿着桌腿涔涔地往石板地上流着,让人禁不住毛骨悚然。
  
  耿县令用手试了试菜刀上的锋刃,发现上面的血迹未干。他又朝西面一个门口走去,由此直通厨房。厨房内冷冷清清,没有一点儿动火的痕迹。耿县令摇摇头,转身走回小屋。忽然,他发现炕角小桌边有一块精致的白色绢帕,上面绣着一株艳红耀目的梅花,旁边还绣了一个漂亮的“罗”字。“一定是那刘福的妻子与罗掌柜有奸情,饥寒交加的刘福回到家后见妻子没有准备年夜饭,又见了这方不明不白的绢帕,一时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一怒之下,抡起菜刀杀了他的妻子。此刻定是去掩埋她的尸身了。”耿县令正猜度着,一名衙役已拉着一个瘦小的中年人走下楼来。那中年人已喝得酩酊大醉,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满嘴喷着酒气,朝着耿县令傻笑着。耿县令料想他就是李裁缝,便问:“李裁缝,此处发生命案,你可听到什么动静?”中年人眯着小眼睛,舌根有些生硬地回答:“回老爷话,小人虽与刘福只隔一层楼板,但是今夜家中摆宴,宾客很多,吵吵嚷嚷,加上贱妻手脚不灵活,踩翻一只大木盆,又擦地,又收拾,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注意到楼下的动静。不过,那刘福的妻子张氏整日打扮得花枝招展,东游西逛,能有什么好事?那刘福和我一样是个穷小子,女人有几个不嫌贫爱富的?恐怕那张氏早就与那当铺罗掌柜有一手了。下午我还见那罗掌柜来过呢。”耿县令皱皱眉又问:“酒宴间有谁中途离去?”“没有人愿意中途退席。王屠夫为我们杀了一头肥猪,大家都等着吃烤肉呢,哪里肯轻易走开。我忙里忙外,偏偏火盆没人照顾又灭了,我不得不重新生火,弄得满屋都是烟,开窗放烟时,看见刘福的老婆奔出门去。”耿县令继续问道:“你看见那女人朝哪个方向奔去了?”“小人见她独自朝西门方向奔去。哼,还不是去找那罗掌柜去了。”李裁缝冷笑道。耿县令望着地上纵横流淌的血迹,双眉紧蹙,他对李裁缝说:“请你嘱众宾客照常吃酒,暂不要离席。”李裁缝连连答应着,由一名衙役押送着上楼了。
  
  耿县令留下一名衙役道:“你在此守候,一旦刘福回来,立即捕获。大概是刘福发现妻子张氏与罗掌柜有奸情,一怒之下杀了罗掌柜,才吓跑了张氏。”于是,耿县令出了刘家,快马加鞭,一路疾驰,迎着砭人肌骨的寒风,直奔张氏跑的方向而去,他心急如火:“杀死一个已经够不幸的了,不能再出第二条人命!”
  
  到了西门,耿县令隐隐看见高高的城楼上站着一个被狂风刮得头发零乱的女子,正打算往下跳。耿县令猜想这必是张氏。他飞速攀上城楼,顾不得男女之别,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女子的臂膀,大声呼喊:“张氏且慢!”张氏一惊,清醒了许多,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耿县令,问道:“先生如何知晓我的事情,难道你是衙门里的老爷?我丈夫真的把他杀了吗?都怪我啊!”那张氏一边说着,一边又呜呜大哭起来。“被杀死的是当铺里的罗掌柜吗?”耿县令问道。那张氏还未开口,已是泪流满面,她嘤嘤咽咽地说道:“是啊,我太蠢了,害死了罗掌柜,其实我与罗掌柜之间无丝毫不轨之举。只因我接了罗掌柜一套绣花绢帕的订货。这些绢帕是他送给妻妾的新年礼物。这事我一直瞒着丈夫,只想等年终结账后拿了工钱给丈夫一个惊喜。今天傍晚,还剩最后一方绢帕未完成。丈夫早归,发现绢帕上绣有‘罗’字,心生疑惑,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戏谑说是送给罗掌柜的。没想到他竟信以为真,二话不说就操起菜刀要杀了我和罗掌柜。我逃了出去,想到西门里姐姐家暂避一时,不料姐姐随姐夫回婆家去了,没办法只得回家向丈夫解释。可是一进门却见血流满地,没有人影,我想一定是罗掌柜来取货时,被我丈夫杀了。一句戏言酿此大祸,该如何收场?我真想一死了之!”说着泪如泉涌。
  
  耿县令安慰了张氏一番,劝她先随自己回家,于是二人一起回到了张氏家中。耿县令命人送张氏上楼在李裁缝家稍坐,自己和两个衙役在楼下静候刘福。不久,门开了,从外面闯进来一个背阔腰圆的壮汉子。耿县令厉声问道:“来人可是刘福?”那汉子看了看耿县令等人,愣愣地应声说是。于是几个衙役一拥而上,用铁锁套了那汉子,按倒在耿县令面前。一个纸包从汉子怀中掉出来,白面洒了一地。那汉子怒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凭什么随便抓人?”耿县令也不回答他,见他右手指上有血迹,就问:“刘福,你手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刘福看自己的右手,呆愣愣地半晌不说一句话,忽然,他仰起脸焦灼地问:“我妻子在哪里?我女儿在哪里?”耿县令冷冷地喝道:“本官问话,快从实讲来,不要答非所问。”刘福望了望地上的一摊血,突然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惊恐,他发疯般地跳起来,号啕呜咽着说:“难道她寻了短见?”耿县令从刘福的那些表现中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他稳了稳神,和颜悦色地问道:“今夜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你如实细细讲来。”刘福痛苦地回答:“小人只因一时糊涂,看到家中有方绣有‘罗’字的绢帕,便以为妻子与罗掌柜有私情,心中怒气难消,要杀了二人。妻子见我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仓皇逃走了。我料她也逃不远,就想操刀先去收拾罗掌柜,顺手去拿那方绢帕,也好有个证据。谁想绢帕上一枚针扎进我手指,流了些血。这一针使我猛然记起爱妻平日为富户人家做些针线活计以贴补家用,也许这手帕是她揽的生意。小人怕错怪了妻子,急忙到西门里姐姐家寻找,见门上上了锁,又踅向罗掌柜家去寻个究竟。罗掌柜见了我,笑呵呵地迎上来,说他曾向拙妻订了十方梅花绢帕,今天下午已拿回九方,只剩一方不必着急,还提前支付了工酬给我,旁边几个妻妾还连声赞叹拙妻的绣艺高超。小人接过铜钱,知道错怪了妻子,后悔莫及,万分惭愧,就匆匆到米铺买了白面,回家向妻子认错。还为她买了一枚簪子,表明对她的歉意。小人句句属实,只求老爷告诉小人,我的妻子现在何处?”
  
  衙役们听得一头雾水,正要责骂刘福。耿县令却捋着他长长的须髯,频频点头:“刘福,把簪子拿来我看看。”刘福连忙从怀里取出一支银制的小簪,虽不是十分华贵,却也玲珑别致。耿县令接过来看了,沉默不语。忽听得楼上众宾客们一阵狂笑,头顶上的天花板被踩得“噔噔”作响。耿县令下意识地抬头向天花板望去,忽然,他慧黠地笑了。然后他命令把张氏和其女儿翠柳带下楼来。刘福一见妻子和女儿,两眼闪出喜悦的泪花,呆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张氏跪在刘福面前,惭愧地说:“都是我不好,我玩笑开得太大,令你信以为真,杀了人。今后我母女何以为生!”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耿县令长呼一口气,大声道:“都起来吧。去掉刘福枷锁,根本没有什么人命案。不过今夜险些出了大祸。刘福,你有如此贤妻和懂事的女儿,真是一大福气,以后再也不要如此鲁莽轻率。好了,起灶生火,准备包饺子,辞旧迎新吧!”耿县令带着两名衙役正要出门,张氏走上前疑惑地问:“老爷,那罗掌柜的案子如何处置?”耿县令笑道:“罗掌柜此时在家中正与妻妾欣赏你绣的梅花帕呢。刘福根本没有杀他。这血是楼上李裁缝的妻子不小心踩翻盛猪血的大盆,从天花板缝里渗下来的,不过是一场虚惊罢了!”刘福夫妻抬头看去,果然见污黑破败的天花板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又惊又喜,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家三口笑吟吟地望着耿县令,眼里充满由衷的感激之情。
  
  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耿县令哈哈大笑,带着衙役大步流星而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