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劫镖

劫镖

时间:2017-06-13 作者:未详 点击:

  1、立字为据
  
  清朝同治年间,在东北接近朝鲜的边境小镇杨木川镇,有两家镖局做得风生水起。虽是同行,却无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相反私交甚好。两家镖局的儿女都已长大成人,成了欢喜冤家。
  
  龙腾镖局少东家祁东来,弱冠之年,沉稳干练,颇有心计,少年老成。虎跃镖局千金安悦溪二九年华,生得好面相,万中无一,性格古灵精怪,毫无大家闺秀之作风,将老镖头那三步不离闺房、笑不露齿的要求,全部抛到九霄云外。
  
  这天,祁东来刚刚接了一单生意。送走托镖之人,只见安悦溪的丫环梦如来到门口,祁东来知道这安小姐又出什么鬼点子了。
  
  梦如给祁东来行了个万福说:“祁少镖头有礼,镇上兴隆茶馆又推出了几道小点心,好吃非常。我家小姐定了包间,点了香茗,要了点心,请祁少镖头前去一叙。”
  
  祁东来呵呵一笑说:“难得安小姐竟有如此美意,我岂有不去之理。”说完祁东来收好镖单,回头吩咐趟子手回去禀报老爷,就和梦如前往镇上兴隆茶馆。
  
  来到茶馆包间,祁东来作揖行礼道:“不知安大小姐今天为何有如此雅兴,请我来吃这新鲜茶果,祁某无功可不敢受禄啊。”
  
  “祁少镖头真是有心,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偏要请你吃如何?”
  
  “呵呵,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可不敢消受。”
  
  安悦溪闻言怒目圆瞪:“姓祁的,你别不知好歹,你……”这时梦如拉了拉安悦溪的衣角说:“小姐,淡定,淡定。”
  
  安悦溪放下了举在半空的手说:“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和你一般见识,我知道你一直不服我,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我就知道你找我肯定有事,赌就赌。说吧,这次你又有什么花招?”
  
  安悦溪一脸坏笑说:“你我从小都在镖局长大,深知镖行大忌,就是怕人来劫镖,所以……我要劫你的镖。”
  
  祁东来稍有不悦说:“安小姐这个玩笑可开大了,你要知道,镖局靠走镖生活,有铁打的规矩。一个好镖师本着镖在人在、镖丢人亡的准则,此事不可再提。”
  
  安悦溪撅嘴一笑:“哎呦呦,干吗那么严肃,我并不是真的劫走,你自恃从来没有丢过一次镖,对谁都骄横有加,本小姐偏要挫挫你的锐气。”
  
  祁东来一听来了兴趣,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奉陪到底。说说吧,什么条件?”
  
  “好,痛快!规则呢,自然由我来定,劫你3次镖,只要有一次被我得手,就算你输。劫镖呢,我会不惜任何手段,可以用各种方法,当然我不会伤你们性命,有违道德之事定不可违。如果你输了,以后每次见了本小姐,就得喊本小姐3声祖奶奶。要是我没有得手,你我恩怨一笔勾销。”
  
  这明显就是个不平等条约,但是祁东来想都没想就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这时梦如捧来笔墨纸砚,原来安悦溪早有准备,早就立好了文书,祁东来在文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安悦溪收好单据之后狡黠一笑说:“本小姐呢,这次出门忘带了银两,这茶果的银两就多谢祁少镖头替我垫付啦,不多,也就5两而已。”说完就和梦如扬长而去。
  
  2、按兵不动
  
  这安悦溪劫的第一镖,就是祁东来刚刚接的这一单,是镇上乡绅高更从一个流动的古董贩子手里淘到的一件明朝嘉靖时期的剔彩漆九龙圆盘,仅仅用了5两银子,要知道这件九龙圆盘原可以卖到千两纹银。由于此宝物珍贵异常,高更怕有贼惦记,所以打算让镖局护送到宽甸县城再寻买家出手。
  
  安悦溪派出镖局最得力的镖师佟勇在龙腾镖局门口守着,就等着祁东来押镖上路。而且,在前往宽甸县城的必经之路,土门岭、车道岭都设有埋伏,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这天佟勇来报说,这祁东来并不着急上路,竟然和镖局的趟子手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托镖之人高更的府邸,两个多时辰才出来,而且高更亲自送出府外。两人看来都心情大好,实在让人摸不到头脑。
  
  这天安悦溪决定亲自去看看这祁东来到底玩什么玄虚,来到龙腾镖局,只见那只被保的九龙圆盘竟然就摆在客厅之上,再三确认之后确定是那只九龙圆盘就回来了。安悦溪很是不解,按理说这被保的镖都应该放到镖箱之内锁好,怎能摆在面上,这般招摇?
  
  这边,祁东来竟然到石材厂购置了大量的块石,雇佣众多工匠,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边沟村。原来这村里有个叫大北沟的地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许多村民住在山里,但是通往山外需经过一条河,村里条件有限,村民自发地用碎石砌成桥墩,上面放上原木,铺上树枝,再在上面盖有粘土,仅此而已。
  
  但是由于原木的腐蚀,桥面雨水的冲刷,这样的桥又能坚持几年呢?
  
  祁东来就在这里建了座石拱桥,取名吉祥桥。村民们无不称好。
  
  竣工那天,安悦溪来了便说:“祁东来,你到底搞什么名堂,被我吓破胆了吧,怎么怕我劫镖,竟然都不敢押镖上路?”
  
  祁东来一拍脑袋说:“哎呀,真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太忙了,忘了告诉你了,这趟镖我已经押完了。”
  
  “你胡说八道,那九龙圆盘还摆在你家客厅里呢,你押的是什么啊?”
  
  “怪我,怪我。是这样的,那九龙圆盘高更确实让我押送不假,但是我也说过,那高更是打算到宽甸县城找个好买家出手,我看这确实是个物件,就给买了回来,700两就给买回来了呢。如果哪次顺道到了京城,在那富商巨贾之地定可以卖出更高的价,这贱买高卖多出的银两我就捐了,为村民造座石桥,留名后世,岂不是名利双收吗?”
  
  安悦溪气得是双目圆瞪:“你使诈,这不能算是押镖,这镖连镖局都没出去过,不算,不算!”
  
  “此言差矣,这押镖到宽甸也是出手,被我买下了,不就等于是提前出手吗?”
  
  安悦溪听罢,气得头也没回就走了。
  
  3、金蝉脱壳
  
  第二次祁东来押送的是一幅画,据说是唐寅的真迹《百鸟朝凤》,送到安东县,3天为期。
  
  这天早上只见龙腾镖局的大门打开了,趟子手镖师陆续出来了,后面背着镖箱、举着镖旗就上路了。
  
  梦如连忙说:“小姐,他们上路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哼哼,雕虫小技,我们先不着急动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