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消除致命隐患的绝招

消除致命隐患的绝招

时间:2018-06-24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发迹
  
  陈州“益宛”银号的老板叫赵祥,很早的时候,曾在周口“和顺”银炉学铸银,后因手艺过人,通过远房亲威结识了陈州金融界名人和一些政界要人,建立了“益宛”银号。
  
  “益宛”铸宝的质量是当时陈州、周口多家银炉中最好的一家,赢得了大量的铸宝业务。据说,“益宛”当时在陈州开五盘银炉,每盘每日铸银三千两,总计每天铸银达一万五千两以上。除获取加工费外,还有过往银贷出的利息,获利很是可观。
  
  不久,赵祥就成了陈州首富。
  
  铸宝,就是将零碎银铸成元宝,八两、十六两、三十二两、四十八两不等,便于保存和流动。“过往银”打的是一种时间差,如你铸三千两银,本可当天取货,但不让你取,说需三天方可铸好。于是,三千两银便可放贷两天。也就是说,过往银如水般从银号里流过,总要沉淀一些东西。这“沉淀”就是银号所赚的了。
  
  “益宛”银号发财快的原因除此以外,还有一条更重要的途径,就是干黑活。
  
  所谓“黑活”,多是指匪或盗偷取官府的银子。一般官银,上面多打有戳记,多是赈灾或兴修水利的专用银,就是盗得也不好在市面上流通。为把死钱变活,强盗们就寻银炉把银翻铸一回,由大变小。这种活儿很危险,抓住了要与匪同罪,一齐掉脑袋。但抓不住就可以暴富。因为这种银利大,一般都是“三七”开。当然,官府也不是吃干饭的,一旦发现银库被盗,首先要搜查周围的银炉,警告银匠们要严防有人来铸官银,知情不报者,斩!
  
  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尽管如此,仍有人铤而走险。
  
  赵祥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赵祥干黑活有三条规矩:一是不铸“热银”,意思就是刚盗的银子风险大,价儿再高也不接活。二是不小打小闹,也就是点点滴滴的他不干。铸十两是杀头,铸万两也是杀头,何必小打小闹地惹是非?这是拿性命做赌注的险活儿,决不能儿戏。三是干活认人,专挑那些有本领的江洋大盗,而且人数极有限,怕的是事情败露后受到株连。原因是人少易保密,属单线联系,加上大盗有大规矩,虽不英雄不豪杰,但讲义气,不会轻易供出帮过他的人。
  
  经常让赵祥铸银的有一个姓林的大盗,叫林豹子。林豹子很谨慎,盗得官银之后并不急着出手,总是等到风头过后再让赵祥重铸。
  
  二、洗手
  
  赵祥和林豹子一联手就是七八年。只是干这种黑活虽然捞钱快,毕竟提心吊胆。赵祥发财后一心想洗手,当个正经金融家,谋个社会地位。于是,他暗地里与林豹子约会,说了自己的想法,并许诺说如果林贤弟也肯金盆洗手,日后的生活费用全由“益宛”承担。不想林豹子听后冷笑一声,说:“赵兄一直在暗处,发了黑财仍然可以出头露面,出入上流社会;而我林某从做匪那一天起就没了退路,并在官府挂号已久,就是金盆洗手了仍要东躲西藏,过不得一天安生日子。如若放下武器,等于束手就擒,还不如手中有枪有刀有矛地过个痛快!”赵祥见劝不醒林豹子,只好摊牌说:“贤弟若仍想发黑财,只有另请高明了!”林豹子也是义气之士,听赵祥要“改邪归正”,双手一拱道:“既然如此,就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赵祥见林豹子如此爽快,很是出乎意料,急忙施礼道:“日后贤弟若有用我之处,我定会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就这样,二人分道扬镳了。
  
  赵祥一洗手,心里没有了负担,顿觉处处是阳光。凭着自己的实力和影响,他很快就当上了陈州商会会长。不想正在他春风得意之时,突然发生了令他胆战心惊的事。
  
  近期官府一连抓住了几个盗贼,这些盗贼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讲义气,而是刚一抓住就供出了当初为他们铸过赃银的银号老板。一时间,血染刑场,让周口、陈州、界首一带的银号老板们提心吊胆,全都变了脸色。
  
  为此,赵祥就极担心林豹子的安危。当然,为林豹子担心归根结底还是为自己担心。可想而知,林豹子的许诺绝不可靠,义气这玩意儿只能哄哄三岁小孩儿!因为官府肯定就是专门对付匪与盗的,林豹子不吃硬,官府肯定会用别的办法引诱他!面对金钱、美女、地位,谁敢保证他不动摇?
  
  三、除患
  
  想来想去,赵祥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
  
  怎奈林豹子是盗界明星,官府还奈何他不得,想杀他决非易事。但明杀不得,还可暗杀,只是要价高,赵祥找来一刺客,那刺客张口就要十万两。为保平安,赵祥咬咬牙,认了。
  
  不久,那刺客就把林豹子杀了。
  
  赵祥得知林豹子已死,很高兴,当下给了刺客十万雪花银,算是两清了。不料那刺客刚走,赵祥又担心起来,心想若是这刺客被抓或泄了密,别人一定会问赵祥为何花如此大价要林豹子的头,只一猜便可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若这消息被仇家知道,定会告官,官府知道了,定会怀疑铸银一事……事情一败露,定会得罪林豹子的同伙。若林豹子的同伙得知是我赵祥雇人害了他们大哥,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岂能罢休……
  
  赵祥越想越害怕,虽然林豹子死了,危险非但没解除,反而扩大了事态!想来想去,觉得只有自己亲手把那刺客杀死最为保险。主意一定,他就谎说再次雇佣那刺客杀一个仇家,约那刺客到一个酒楼谈价钱。当天晚上,那刺客应约到了酒楼。赵祥包了一个雅间,偷偷在酒里下了毒,给那刺客斟了一满杯。刺客望了赵老板一眼,笑笑,说:“赵老板,干我们这行有个规矩,就是不吃回头草,更不敢喝雇主的敬酒,因为怕有人杀人灭口!”
  
  赵祥一听,白了脸色,正要起身溜走,不想被林豹子堵了去路。
  
  赵祥一看林豹子没死,惊诧万分,气愤地斥问那刺客:“你为什么骗我?”
  
  刺客说:“在这个世界上,钱是最靠不住的!”
  
  林豹子笑道:“老兄太小气,只给他十万两,而我一张口就给了他十五万两!”
  
  赵祥望着那刺客:“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讲职业道德的人!”言毕,端起那杯毒酒,一饮而尽,喝过之后对林豹子说,“贤弟,我是自杀,那十五万两一定给我,千万别给这种败类!到这会儿我才明白了,若想消除益宛银号的致命隐患,我死是上策!你如果执迷不悟,下场肯定不如我!”
  
  赵祥七窍流血,倒了下去。
  
  果然不出所料,再后来,林豹子被官府抓获,杀头之后,家中赃物全被没收。一家人被赶出宅院,沿街乞讨……那刺客像是从中悟出了什么,安排儿子一番,然后就饮酒自杀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