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面条吊死人

面条吊死人

时间:2018-07-03 作者:未详 点击:

  这日,阆州城长风轩大酒楼的邱自容老板一脸愁容,坐在大门口唉声叹气。这时一个伙计背着个包袱从酒楼里走出来,安慰道:“邱老板,你也别太难过,只怪这世道,时局动荡,灾害频发,才害得我们长风轩的生意做不下去。老板你多保重,大伙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也得回乡下种田去了。”“走Ⅱ巴,都走吧,反正明天收账的就来封楼了。”邱自容无力地摆摆手。祖上几代的基业毁在自己手上,他心中如刀劈斧削般地痛。
  
  “老板,有吃的吗?给点吧。”邱自容抬头,见是一个跛脚的老乞丐,身边还跟着个十来岁的小乞丐。两人身穿补丁衣裤,一副寒酸的样子,但衣服虽破却很干净,人也很精神。想想明天这生意就不做了,邱自容说:“来吧,厨房里还有一些东西,我亲自下厨为你们烧几道菜。”
  
  小乞丐搀扶着老乞丐走进酒楼,邱自容手脚麻利地擦干净桌子,倒上茶水,走进后厨忙活起来。
  
  不一会儿,几道精致的小菜就摆上了桌子。老小两个乞丐毫不客气,狼吞虎咽,吃得不亦乐乎。酒足饭饱之后,老乞丐抹抹嘴说:“老板你这几道菜煎、烧、蒸、煮,样样精妙,若是一般老百姓吃了定会赞不绝口。可眼下时局动乱,民不聊生,老百姓连肚子都吃不饱,哪有钱来消费?若是达官贵人,这些又显得太过平常。所以你的生意才会一落千丈,最后不得不关门大吉。”
  
  邱自容眼睛一亮,躬身便拜:“恕邱某眼拙,不知老先生是何高人,在下一没钱二没技术,请教如何能一夜之间改变酒楼的命运?”邱自容心想目前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不能让祖业就这样毁了。
  
  老乞丐站起来扶起邱自容,说:“邱老板,就冲你这诚意,这长风轩我救定了。你只要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你的酒楼起死回生。”
  
  到了第二天,邱自容已召回了部分伙计,在酒楼门口张灯结彩,而且还放了一挂鞭炮,引来了不少路人围观。只见在“长风轩”原来的金字招牌下又挂了一道“天下第一面”的牌子。
  
  “各位父老乡亲,长风轩请了高人表演绝活——天下第一面,今日免费款待100位顾客,从明日起便是一两银子一碗面了。”
  
  “一两银子一碗面,那可是天价啊!走,大家伙进去看看!”一位秀才模样的人说着,首先进了长风轩。众人一拥而进,反正今日免单不吃白不吃。
  
  长风轩一楼大厅里架着两口六尺三足大鼎,鼎下燃着熊熊大火,几个伙计满头大汗不停地往里添着柴火。其中一口鼎中开水翻滚,水雾升腾,另一口鼎中骨头翻滚,肉香飘袅,整个大厅香味弥漫,令人垂涎三尺,食欲大开。
  
  二楼上用一块白幔遮住,只听见里面噼里啪啦,传出清脆爆响。然后只见空中有一条条白丝带随风飘下,落入开水翻滚的鼎中,有眼尖的人惊叫了一声:“天啊!那是面!,'这面色雪白,细如蚕丝,就算大厅里一丝微风,也能迎风飞舞,难怪起初有人以为是飘下了一条白丝带。“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刚才说话的那位秀才见此情形忍不住诗兴大发,拍手叫绝。
  
  一个伙计将煮熟的面条用两尺多长的筷子捞起,用一把大剪刀轻轻一剪,那面欢快落人碗中,而楼上的面条徐徐而下依次滚人鼎中,整个无一丝断裂;另一个伙计将大勺伸人肉鼎中,将满满一勺肉汤浇在面上,嗞嗞作响。这情形让在大厅里的客人都看呆了,直到面端上桌,他们都迟迟不敢下手。
  
  邱自容甚为得意,高喊了一声:“请!”众人才清醒过来,纷纷动筷。长风轩的这“天下第一面”入口如丝爽滑,劲道清香,一骨碌下肚,回味无穷。有人不慎落下几根面条在桌上,不想这面条竟在桌上弹跳几下,并扭摆几寸距离才停下,感觉像刚挖出土的蚯蚓一样鲜活。
  
  免费的100位顾客刚刚送完,邱自容就招呼店里伙计关门打烊,无论客人给多少价钱一律不卖:“各位爷对不住了,这是长风轩的规矩,想吃我这‘天下第一面’的,明日请早,而且也只卖100位客人。”
  
  关了门,邱自容兴冲冲地去找老乞丐,“天下第一面”这气势、这味道太神奇了,他想彻底弄明白这其中的秘密,不想在门口便让小乞丐拦住了:“我师傅累了,正在休息,邱老板只需备好明日的用料就行。”邱自容讨了个没趣,悻悻离开,亲自去采购材料了。
  
  天蒙蒙亮,邱自容就被伙计吵醒了:“老板……老板……门口来了很多人,都是冲着咱们‘天下第一面’来的。”邱自容赶忙起来一看,门口黑压压一大片,都吵着嚷着要吃面。生意上门当然是好事,邱自容按照老乞丐的嘱咐,吩咐伙计只放100名顾客进来。这次来的多是乡绅商贾,一两银子自然不在话下。这些乡绅商贾平时山珍海味吃惯了,嘴刁得很,不想这一回一碰到这面立刻就被镇住了,无不拍手叫绝。100碗不多不少,等到全部卖完之后,楼上老乞丐通知邱自容,让伙计们收工,马上关门打烊。
  
  数着100两白花花的银子,邱自容笑得合不拢嘴,看着外面还有一大群吵吵闹闹要进来的人,就跑上楼去找老乞丐商量:“老先生,你看能不能再多做点,外边还有好多客人等着呢。”老乞丐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一切照我说的办,每天100碗,一碗也不能多,要吃明日请早。明天二两银子一碗。”
  
  还别说,这价钱一天一个翻,要吃这“天下第一面”的人还是络绎不绝,有钱人甚至叫下人排一夜的队好抢个先。街头巷尾大家一见面就问:“长风轩的面你吃了吗?那可是天下第一面!”
  
  这事很快惊动了阆州城杨知府,凑巧杨知府正要给老母拜寿,所以他非要把长风轩的厨师接到府中做寿面不可,邱自容找老乞丐商量却被一口回绝了。无奈邱自容只得向杨知府求情,那杨知府索性把寿宴定在长风轩,花一千两银子包下整个楼,而且就只吃面。吃完,众宾朋无不说好,那杨知府更是赞不绝口。
  
  一个月后,杨知府又包下整个长风轩,却只带来两位客人。这两人一胖一瘦。胖的腰间挂着一把双刃大刀,络腮虬髯,头上戴顶大帽,似乎怕人看见他的脸。另一个瘦的,目光犀利,暗藏奸诈。明眼人一看就知这两人不是善类,邱自容自然格外小心侍候,生怕开罪。
  
  这时,小乞丐走下楼来叫邱自容上楼去,邱自容跟着小乞丐上了楼,老乞丐一脸凝重:“邱老板,楼下那个瘦子是我仇家,那个胖子是清廷派来的劝降使者,杨知府早就有心投靠清廷。你马上收拾收拾带着我小徒弟走吧。他是个孤儿,我来阆州路上捡的。以后你好好照顾他。”说完,老乞丐起身朝着邱自容鞠了个躬。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催促声:“快点,别让大爷等急了。”瘦子问:“杨大人,这儿的面真的那么绝,你竟带特使到这儿来吃面?”“我这阆州城穷乡僻地,没有什么好招待二位大人,可这长风轩的面绝对是人间美味!”杨知府自鸣得意地道。
  
  这么一说,那瘦子来了兴趣,见楼上迟迟没有动静,他一提气,施展轻功纵身飞上屋梁,看见白幔后一位老头将发酵的面团搓成一根长棍,在手中挥舞,使将起来虎虎生风,只见那面棍越来越长,越来越细。瘦子心里暗想,这个糟老头子竟然是个练家子。突然,一件暗器迎面而来。瘦子一惊,眼见避不开,赶紧松手,身子向下一沉避开,暗器射入木梁之上,入木三分,瘦子抬眼一看,竟然是一个面团,脊梁噌地冒出一阵冷汗。
  
  胖子一见瘦子如此狼狈,心里一紧,立即拔出刀来,嘴里“哇哇呀呀”叫个不停。
  
  那杨知府功夫也不弱,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立刻会意,齐齐扑上楼去,楼上挂的白幔“哧”的一声被撕开,无数条快如闪电的银丝扑面而来,犹如一张巨大的蛛网。三人避之不及被飞来的东西弹下楼去,重重跌在地上。
  
  “银河蚕丝!好霸道的武功!”瘦子惊叫道,“想不到师弟你还没有死,居然化了装躲在这长风轩里做厨子,真是丢师傅他老人家的脸!”
  
  “恐怕丢他老人家脸的是你这个无耻小人吧!罗天刚,你反复无常,先是跟随李闯王,闯王兵败你立即投靠明朝,现在又和清廷勾结在一起。”老乞丐往脸上一抹,撕下一张人皮面具,居然是一位清丽的女人,却满脸杀气。
  
  被称做罗天刚的瘦子大惊:“你不是我师弟,你是谁?”“当年我夫君与你师兄弟二人同在闯王帐下,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你却为了荣华富贵投靠明朝,我夫君劝你不听,你竟给他偷偷下毒,我活着就是为了替他报仇雪恨!这些年我到处找你,后来一路打探知道你要来阆州城,这才费尽心机做出功夫拉面,并打出‘天下第一面’的招牌,为的就是让知府杨某人这个狗官带你到这儿来。”
  
  “哼!识时务者为俊杰,劝他享福他不去,只好送他去见阎罗,好,我这就送你上阴间陪他,你们好做一对鬼夫妻。”瘦子使个眼色,胖子、杨知府心领神会,从三个不同方向又杀上楼去……
  
  城外,邱自容安顿好小乞丐,始终放心不下长风轩,又偷偷潜回城来。
  
  只见长风轩楼下围了很多兵,门口吊着三个人,正是杨知府、胖子和瘦子。而这三个人,竟是被面条给吊着的。不远的地上一个女人浑身中箭倒在血泊中……邱自容抹了一把眼泪,回头悄悄混入人群。
  
  后来,清兵攻打四川,邱自容把卖面得来的几千两银子全部捐给了抗洁军民。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