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公主妙计安天下

公主妙计安天下

时间:2018-07-12 作者:未详 点击:

  丧人伦,尽凶残,昏君刘子业的千古骂名是注定了。但其姑姑,美艳无双的新蔡公主,在历史上又有何微妙地位?
  
  一、宫里送来口棺材
  
  “驸马爷,不好啦!”驸马何迈正和好友袁忆下棋,管家惊慌失措地跑进书房,喘着粗气道,“宫里送来一口,一口棺材!”
  
  何迈心里一惊,腾地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向前院冲去,迎头遇上手捧圣旨而来的太监,忙跪下听旨。只听太监宣读道:“上天不怜,人事堪哀,新蔡公主归宁之日,不幸暴病身亡,现归葬夫婿家,望驸马节哀顺变……”
  
  何迈像是当头挨了一闷棍,他怎么也不相信,妻子奉旨回宫省亲,只三天的工夫,人就没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连太监走了也不知道,半晌才慢慢站起来,走向那口棺材想再看妻子一眼。这一看却把他吓了一跳,公主满脸是伤,根本辨不出模样。难道公主犯了大罪,在宫中被处死?何迈解开公主的衣服,想查看她身上的伤口,一看更觉得不对劲,公主脖子上那颗明显的黑痣不见了,只有一道淤青,分明是被勒死的。细看之下,何迈确认她根本不是什么新蔡公主!可皇帝为什么送来这具尸体,又为何说公主死了呢?
  
  何迈越想越怕,越想越急。新蔡公主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第十个女儿,也是众公主中最漂亮的,那真是个人面桃花的美女。自从嫁给宁朔将军何迈,两人情投意合,日子过得十分美满,现在突遭变故,让何迈怎么受得了,无论如何他也要查清真相。
  
  “何兄,节哀啊!人死不能复生……”袁忆在一旁劝慰道。
  
  何迈这才想起好友,连忙恳求道:“袁兄,你是侍中大臣,常在主上身边,帮我想办法混进宫去,我一定要查明真相!”
  
  袁忆沉吟片刻,道:“我和宫里的管事太监承喜有过命的交情,他一定会帮忙的,我这就去找他,你就在家等消息吧。”
  
  二、太庙里演荒唐事
  
  天擦黑的时候,承喜来了,还带来一套太监的衣服。一番乔装打扮后,他带着何迈混进了宫。刚进宫就有小太监告诉承喜,皇帝要在新兰苑夜宴,要他赶紧安排宴席。承喜带着何迈立即往新兰苑而去。
  
  来赴宴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当朝新皇刘子业,另一个赫然就是新蔡公主!何迈的心顿时紧张得怦怦乱跳,原来皇帝谎称公主病故,是为了悄悄把她留在宫中!只见刘子业嬉皮笑脸地说:“美人姑姑,和朕喝一口交杯酒吧?”
  
  公主冷冷答道:“论公理,您是圣驾万尊,我是何迈之妻,自古君不戏臣妻;论私理,咱们是亲姑侄,还要讲究个人伦!圣上可别太过分了,就算我皇兄已经归天,皇嫂还在呢,我可要去找皇嫂评评这个理!”
  
  话音刚落,有太监禀报,太后病情恶化,请圣上前去探视。刘子业不耐烦地挥挥手,一撇嘴说:“探什么探,这等小事,还让朕心烦!”说着,转身嬉笑着对新蔡公主说,“美人,干吗这样盯着我看,是不是越看越亲啊?”新蔡公主气愤地把脸扭向一边。刘子业继续道:“既然你不想喝交杯酒,那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跟我来!”
  
  推推搡搡地,刘子业居然把公主带到了太庙。这里供奉着南朝宋的历代皇帝,第一位就是开国皇帝刘裕,刘子业指着刘裕的画像说:“都说你是个大英雄,我看也就勉强凑合。”然后指着第二任皇帝说:“瞧你长得一脸福相,怎么就被自家人砍掉了脑袋呢?”说罢,又指着刚刚死去的爹刘骏说:“你鼻子上有疱,怎么不见了?来人呀,拿笔墨来!”
  
  太监端上笔墨,刘子业让把他爹的画像取下来,然后拿起笔,蘸上墨汁,照着鼻子就点,画像上顿时染了一大块黑斑。刘子业满意地点点头,让把画像重新挂好,扭头对新蔡公主说:“怎么样,有祖宗做媒,咱俩就在这儿成就好事吧?”边说边伸出手来,吓得新蔡公主转身就逃,两人围着大殿一个跑,一个追,刘子业边跑边笑,嘴里喊着:“我那亲亲的小姑,别害臊嘛,来让朕抱一下,就一下。”
  
  宫女侍卫无不目瞪口呆!太庙是什么地方,只有皇家子孙才有资格进来祭拜,进来必须毕恭毕敬,出气都不敢大声,现在被刘子业这样亵渎,竟成了嬉戏调情的场所。
  
  站在外面的何迈更是气得快爆炸了,要不是周围环绕着一排武功高强的侍卫,他早就冲进去了。只听刘子业喘着气说:“想不到你跑得还挺快,这游戏好玩,今天就到这儿,明天再想个更好的地方。”他总算放了新蔡公主一马,让她回长春宫休息,并派人严密看管,自己也回转了寝宫。何迈见妻子暂时没事,连忙出了宫,径直奔向江夏王义恭的府门而去。
  
  三、义恭府门搬救兵
  
  义恭是当朝除皇帝之外最有权威的人,也是开国皇帝刘裕唯一还健在的亲生儿子。论辈分刘子业该叫他叔爷爷,年轻时也曾南征北战,是当之无愧的当朝第一元老,也是刘子业唯一惧怕三分的人物。
  
  何迈跪在义恭面前一顿哭诉,义恭气得胡子乱颤:“这个刘家不孝的子孙,越来越不像话了。不要哭,这件事我管定了!”
  
  当下,义恭秘密通知戴法兴、巢尚之、严师伯、柳元景、袁忆等朝中几位重臣前来相会。几人在密室中一商量,都同意废黜刘子业的皇帝位,改立他弟弟刘子鸾为皇帝。兵贵神速,义恭当下分派好任务,决定明晚就动手,先把刘子业控制起来,再逼他退位。
  
  何迈兴奋得一夜没睡,一大早就派出几拨人去打探消息,自己在家专候佳音。好不容易挨到下午,突然,派出去的人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报告说大事不好,几位大臣的家都被抄了,戴法兴、巢尚之大人当场被杀,江夏王义恭也被抓了。何迈顿时像掉进了冰窟窿,这时管家提着一包盘缠跑进来说:“驸马爷,还等什么,快跑吧!”几名随从簇拥着何迈从后门出府,逃出了京城。
  
  何迈躲到朋友家的庄园里住了半个月,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李二终于回来了,此番密谋起事的几位大臣几乎全被满门抄斩,江夏王义恭及其子女也未能幸免。何迈把牙根咬得咯咯响:“这个昏君,竟然连刘家的血脉也不放过!”说完不禁流下了眼泪,忽然他想起一个人来,忙问,“袁兄怎么样了?”李二说袁忆大人逃出京城,现在下落不明。何迈心里总算得到一丝安慰,命人摆下香案,跪在死者牌位前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管家突然带着一个穿斗篷的人来到何迈面前,等他脱掉帽子露出脸,何迈立刻喜上眉梢,来人正是袁忆!袁忆告诉何迈,刘子业不知从哪儿听到了消息,抢先一步动手,要不是自己跑得快,下场也和那几位大臣一样。
  
  何迈说他正四处搜罗人才,打算聘请武林高手进宫去刺杀刘子业。袁忆正好认识几位肝胆相照的武林朋友,于是马上飞鸽传书。不几天,庄里已经汇集了五位身怀绝技的侠客,何迈非常高兴,有这几个人和自己一块去,加上宫里太监的接应,刺杀刘子业应该不成问题。
  
  四、皇宫大殿丧人伦
  
  端午节,皇宫里张灯结彩,大摆筵席。皇帝刘子业让新蔡公主陪同赴宴。刚进景阳宫门,就见大殿下的廊柱上绑着几个人,身上衣服几乎被扒光,新蔡公主不愿多看,刚要低头走过,只听有人喊她小名。新蔡公主抬头细看,被捆的竟然是她的二哥、三哥和五哥,他们站在泥水中,旁边还有一个猪食槽,里面有剩菜剩饭。刘子业一笑说:“看看这几头我新养的畜生,这个是猪王,这个是驴王,这个是贼王。刚才叫你的是那头贼王,你要跟他说话吗?”边说边拿起太监手中的鞭子抽打五皇叔,赶着他吃石槽里的饭菜。新蔡公主不忍再看,扭头向大殿中奔去。
  
  刘子业坐在大殿上面,让新蔡公主坐在他旁边。公主往下一看,又是一惊,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宴席分左右两排,一面坐的是刘子业的亲信,新近提拔的官员和他的禁军统领;一面坐的竟是王妃和各位皇叔的女儿、儿媳们。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