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包公显灵(2)

包公显灵(2)

时间:2018-07-27 作者:未详 点击:

  
  顺子进来,把那个出走的长工描述一番,果然跟大牢里的那个黑大汉一模一样。顺子又说,那个人叫老黑,是从外地来的,才干了不到一个月。那天晚上谁也没说一声就走了。
  
  赵岩就问顺子,那个老黑还有什么特征?
  
  顺子脱口而出:“他好说梦话,还好唱戏。”就说了一件事:
  
  长工们都住在一个大场院里,晚上就睡大通铺。他们在一起住了几天,大家发现老黑有个毛病,就是爱说梦话,并且梦里是在唱戏,睡着后冷不丁地就大叫“张龙赵虎王朝马汉”,还说什么铡人不铡人的,吓得大家不轻。经过再三追问,他才说他是一个富家公子,喜欢唱包公戏,家里人不让他唱,他就赌气跑出来出来游荡,才到了这里。
  
  能唱戏自然就不是哑巴,可老黑为什么到自己公堂上就要装哑巴呢?赵岩想,他一定隐藏了什么,不敢说出来,才干脆装哑巴的。赵岩并没说老黑在他这里,却让顺子先回去。
  
  可顺子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了。赵岩感觉到他想起了什么,就让他回来。
  
  顺子再跪在大堂上,却说:“有件事,我说出来恐怕大人不信呀!”
  
  赵岩说:“但说无妨。”
  
  顺子这才说:“我隐隐约约地觉得,现在外面传的包公显灵的事,我们总是觉得跟这个老黑有关。”
  
  顺子就跟赵岩说了一件事。
  
  当长工们知道龙庆是“满堂彩”后,没事就让他唱上一段,大家从没到戏院听过戏,听老黑这一唱,也算是过戏瘾了。
  
  有一次,一个长工的家被索震拆了扩建府邸,让他无家可归,他只能向同伙诉苦。
  
  大家听了很气愤,尤其是老黑,气得脸色黑里透紫。就有个人提议,不如就让老黑演回包公,在戏里把索震给铡了吧!虽然这个世道没人管索震这样的人,但解解恨也是好的呀。提议一说出来,大家都纷纷赞同。
  
  结果,大家就唱了一出《包公升堂铡索震》的戏。老黑喊了声:“开铡——”,就把用草札成的索震,放在铡草的铡刀里,给铡了。
  
  可没想到第二天,索震真的死了。
  
  事隔几天,大家又想起了恶讼师海贵。海贵阴险毒辣,经常勾结富人,黑白颠倒,让穷人败了官司。这个人早就该死,要是包公在当世,万不能让他活在世上。结果大家又在场院里演了一出《包龙图怒铡海讼师》的戏,老黑一声令下,又把草扎的海贵给铡了。
  
  结果第二天,海贵也死了。
  
  大家就奇怪,怎么演铡谁谁就死呀,难道是老黑演得太真了,把包公祠里的包公都感动了。
  
  又一次,长工们想起了到处耍无赖的袁青,这个人也该死,于是大家又演了一出铡无赖的戏。
  
  结果第二天袁青也死了,并且外面也悄悄传开了包公显灵的事来。大家都信了。
  
  没想到在第四次的时候,大家都想到了鹿鸣山的寨主龙庆。龙庆做的恶也不少了,也该放在包公的铡刀下铡一铡的。可一说铡龙庆,老黑却不唱了,说他嗓子疼,过几天再说。几天后,人们也没等到老黑铡龙庆,他却悄没声的跑了。
  
  赵岩听了顺子的话,拈须思考了一下,突然面露微笑,让先退下,并嘱咐他不要把这件事声张出去。顺子就慌慌张张地走了。
  
  3。梦中杀人
  
  等顺子一走,杨刚就问赵岩:“大人,案子可有眉目?”
  
  赵岩说:“等晚上,咱们演一出戏,这一切就都明白了。”
  
  到晚上,县衙大牢里的油灯明灭不定,那个老黑也在牢房里睡着了,打着很响的鼾声。
  
  这时候就有个用半斗篷罩住头的人,悄悄地打开牢门摸进来。他来到老黑身边,蹲下来。又悄悄在老黑耳边喊了一声:“开封府包大人来了!”
  
  老黑就一个激灵坐起来,但眼睛还是闭着,却张口说:“包大人,小人龙庆知罪!”——他不是哑巴吗?怎么能说话了。
  
  那个人又用很粗大的声音,说:“你这些年所犯罪行,本官早已洞若观火。你还不一一招来,难道要本大人审你不成?”
  
  龙庆就闭着眼睛说:“我龙庆占据鹿鸣山,这些年来虽未招惹明水百姓,却劫杀了很多从这里路过的客商,不光劫下银两,还要取人性命。这几年我共杀了十三条人命,条条都是无辜的。我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是逃不了这一劫的。”
  
  那个人又说了句:“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狗头铡伺候!”
  
  龙庆吓得头皮上都出了汗,跪在地上直磕头,说:“大人饶命呀。”
  
  那个人这才把身上的斗篷揭开,竟然是赵岩。大牢里也挑起了好几个灯笼。有人拿来一盆凉水泼在龙庆头上,龙庆也睁开了眼睛。
  
  龙庆看着大牢里人,又想想自己刚才的话,心里知道已经败露了。龙庆的饭里被搀了迷药,让他进入深度睡眠,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志,更控制不住说梦话的老毛病,结果赵岩这一探问,还真把真相问出来了。
  
  赵岩就问龙庆:“龙庆,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还不从实招来。”
  
  龙庆就叹了口气,道来:
  
  这个龙庆虽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山大王,却还是个戏迷,特别喜欢包公戏。每当听到哪里有唱包公戏一定会去。一个月前,县城里来了名角喝包公戏。他就来了。包公戏在县城唱了七天,他就看了七天,并且他越看越觉得自己这个山大王不能当下去了。自己喜欢包公,可却干着见不得光的事,自己如果放在包公戏里,也就是放在狗头铡里的角色。这有什么劲呀。
  
  他心里越来越矛盾,就决定放弃鹿鸣山,当一个本分人。等县城的戏散后,他并没有回鹿鸣山,而是到了马财主家,做了长工。
  
  赵岩又问:“那为什么你半路里又要跑呢?”
  
  龙庆就叹了口气,说:“只怪那些长工们,非要让我演包公铡现在人的戏,结果唱了三场,就死了三个人。我就有些害怕了,看来明水县的包公真的灵!到后来他们又让我唱龙庆的戏,我怎么能自己铡自己呢?我就跑出来了,没想到还是逃不掉呀。”
  
  赵岩说:“现在案子终于查清了,你就是杀死索震、海贵和袁青的凶手。”
  
  龙庆却说:“大人,我到明水后,再也没杀过人呀。”
  
  赵岩说:“你有说梦话的毛病,是不是也有梦里做事的毛病呀?”
  
  龙庆说:“我还真有这个毛病,经常夜里做了什么事,白天还什么也不知道。”
  
  赵岩说:“这就对了。你白天演包公铡了人,但那人还活着,你就觉得这样不圆满,就在晚上去把白天铡的人给杀了。这就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