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姑母

姑母

时间:2015-08-13 作者:未详 点击:

  石源河畔有个宰猪的屠夫叫石林,家里很富裕,就因没有生育,两口子整天愁眉苦脸。石林已五十摸边了,一看生子无望,就过继了一个名叫石福的本家侄儿当儿子。石福长得眉清目秀,机灵可爱,又肯吃苦。石林把他带在身边,让他跟自己学艺。父子俩每天早出晚归,挣下了不少钱。几年后,石福到了娶亲年龄,石林托媒给他说了一门亲,媳妇温良贤惠,容貌过人,夫妻和睦,孝顺爹娘,一年后便有了一个白胖儿子,五口之家,日子过得顺心如意。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好景不长,横祸突降,这个令人羡慕的温馨小康之家,突然被不幸的阴影笼罩着,石林老两口接连得了暴病,命赴黄泉。石福小两口悲痛万分,哭得泪人一般。
  
  老人双双去世后,家里好像塌了半边天,没了主心骨,小夫妻天天愁眉不展。石福也无心去做生意了,每天卖完肉后去游逛散心解闷,不知怎么地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上了,后来成了赌徒,一天挣的钱常常不够一个晚上输的。没过多久,便把父亲留下的家业全输光了,石福生意也做不成了。
  
  这年大年三十那天,邻居家家户户都在欢欢喜喜过大年,唯有他家清锅冷灶,别说吃鱼吃肉,就连饺子都吃不上。儿子哭闹着,媳妇坐在灶前直掉泪。石福看了心里也很难受,一跺脚说:“你们等着,我去外边弄点吃的。”说完,便出门走了。
  
  石福这会儿要上哪儿去弄吃的呢?他穷得叮当响,借钱是没门的,就算借到钱,大年三十晚上,店门都关了,上哪儿去买?他走投无路,无奈之下想去偷!石福边走边琢磨怎么偷,偷谁家?走着想着,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小村子。天黑了,他趁人不备,像只老鼠似的溜进了一家院子里。这是一户五口之家,老太太姓郝,七十多岁,慈眉善目,富贵体态,耳不聋眼不花。她儿子长富和媳妇桂连都是老实巴交的人,知书达理。除夕的饺子早包好了,放在厅堂里,单等下锅。
  
  郝家的厨房是独门的,在厅堂左对面。石福进来时,桂连正在灶门口添柴烧水,长富到院子前烧香去了。藏在暗处的石福,一见是个好机会,蹑手蹑脚地摸进了厅堂。谁知刚进去就发现桂连进来拿饺子,他“刷”地钻到那张供祭的神桌下。桂连没发觉,拿了些饺子进了厨房。石福松了口气,正要出来偷走剩下的饺子时,哪知不走运,郝老太拿着一对点燃的红烛进来摆在神桌上,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石福躲在桌下大气不敢出一声。不多时,饺子熟了,桂连先盛了一碗水饺进来,放在郝老太面前说道:“妈,您趁热吃,别放冷了。”郝老太没动筷子,想了一会儿,开口说:“桂连,家里来客了。”这当儿长富也进了屋,夫妻俩不由一愣,说:“妈,没有啊!”
  
  原来郝老太一到厅堂,便发现神桌下躲着一个人。她本想喊儿子媳妇抓贼,可转念一想,不行,大年三十晚上动刀动棍的不吉利;再者看到这个人穿戴破旧,那样寒碜,不像做贼的人,常言道,叫花子也有三天年哩,这个时候来偷东西,一定是穷得过不了年了。郝老太向来心善,产生了怜悯之心,她想饶人救人也是善举,便对儿子媳妇说:“你们的表弟来了,快去盛一碗饺子来,让他和我们一起吃吧。”
  
  长富小两口听了有点茫然,就问:“好。表弟在哪儿呀?”
  
  郝老太朝神桌下努努嘴,说:“唉,都怪我那娘家侄儿不争气,日子过得如此艰难,这不,过年跑到我这儿来了。”
  
  躲在神桌下的石福听了,羞得冷汗直冒,感到无地自容。心想,既然郝老太仁慈义气,为挽救我,认我为侄儿,我何不顺着梯子下楼呢?于是他爬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郝老太面前,连声叫道:“姑母啊,都怪您侄儿不争气,给您老人家丢面子,请您原谅。”
  
  郝老太忙起身,搀起石福说:“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再说,马还有失蹄的时候,圣人也有三分过,知错以后改了就好。”说着,就把那碗热腾腾的饺子端给石福,说:“趁热吃吧!”
  
  桂连是个聪明女子,心里明白婆婆演的是一出什么戏,忙附和道:“表弟,别光顾悔呀,赶紧吃吧!”这时长福也醒过神来,接着说:“对对,表弟,听你姑母的话,改了就好,吃吧,吃吧,吃完了,叫你表嫂再添。”
  
  石福饿极了,又不想负这一家三口人的厚爱,含着泪吃完了饺子。
  
  郝老太看着心里酸酸的,便对儿媳说:“给表弟弄点年货,让他带回去过个年。”
  
  石福拿了满满一袋子,临走时,郝老太还从身上摸出一些钱,叫石福拿去过了年干点小买卖什么的,好好过日子。石福感动得满脸是泪,再一次跪在郝老太面前说道:“姑母啊,侄儿一定听您的话,好好做人,给您争气!”
  
  郝老太再次扶起石福说:“有你这句话我就高兴了。大年三十的,我就不留你了,你赶紧回家吧!”
  
  自此后,石福改邪归正,重操旧业,又干起了杀猪卖肉的营生,与那些酒肉朋友一刀两断,不到半年又不愁吃不愁穿了。石福本来是个有良知的人,他想到自己有今天,都是郝老太认的亲,假如当时他被抓起来,被痛打一顿,或者送派出所受了处分,把他的脸面丢尽了,说不定会走向反面,是郝老太改变了他的人生。这样的好“姑母”岂能不认?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常常带着媳妇、儿子去看望郝老太,认她为姑母,两家真的结成了好亲戚。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