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特殊的遗产

特殊的遗产

时间:2017-04-29 作者:未详 点击:

  1。屡试不爽
  
  刘永坤乐于助人,是北溏村有名的活雷锋,村里很多人都受过刘永坤的恩惠,对他感激不尽。去年刘永坤被查出肝癌晚期,拖了半年,病情开始恶化。
  
  这天,刘永坤把独生子刘涛叫到病床前,向他交代后事。刘永坤对刘涛说:“爹劳碌了大半生,没盖起像样的房子,也没攒下丰厚的存款,但爹有一份特殊的遗产要留给你。”说着,刘永坤从枕头下摸出一个发黄的笔记本,郑重地交给了儿子。刘涛打开一看,笔记本里密密麻麻记着父亲以前做过的好事。
  
  刘涛看得一头雾水,不解地问:“爹,你记这些干吗?这算哪门子遗产啊?”刘永坤“嘿嘿”一笑,解释道:“这些是乡亲们欠我的人情债,他们心里都有数。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这是一笔特殊的财富……爹舍不得动这些财富,现在当作遗产统统留给你!”刘涛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含着眼泪收下了这本人情账。
  
  几天后刘永坤去世,村民们纷纷赶来吊唁,花圈、挽联堆成了小山。紧接着,北溏村乡亲自发成立了治丧小组,精心操办刘永坤的后事。在村主任带领下,大伙儿齐心合力,风风光光地把刘永坤送上了山。整个葬礼办下来,刘家没花一分钱,也没操半点心,这让刘涛领教了特殊遗产的价值。打这以后,刘涛把这本人情账本看成宝贝疙瘩,精心收藏起来。
  
  不久,刘涛通过网聊,认识了一个叫汪艳的漂亮美眉。两人越聊越投机,渐渐开始谈婚论嫁。汪艳住在省城,但她不嫌弃农村,说愿意嫁到北溏村来。刘涛乐得嘴都合不拢,他决定把自家的老屋推倒,盖一栋二层小楼作婚房。
  
  盖楼至少要花30万元,刘涛手头只有20万,余款得向人借。如今这年头,欠债的是爷爷,讨债的是孙子,所以大家最怕借钱。向谁去借10万元呢?刘涛急得抓耳挠腮。
  
  正在一筹莫展时,刘涛忽然想起了那本人情账。对呀,查一查,看谁借过父亲的钱,现在自己也去借他一回,对方肯定不好推托。
  
  于是,刘涛取出账本,一页页翻看起来。很快他就查到了:1987年,张阿根向父亲借过1000元!要知道,上世纪80年代1000元,可不是个小数目。如今张阿根当了村主任,他家虽算不上富裕,但绝对不贫困。嘿嘿,现在该自己去讨还这笔人情债了。
  
  打定主意后,刘涛买了几盒点心,径直来到了张阿根家。见到刘涛,张阿根非常客气,忙不迭地沏茶递烟。刘涛没兜圈子,三言两语就道明了来意。张阿根听完,赔着笑说:“大侄子盖新房,当叔的应该帮忙,可我手头只有5万块,剩下的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吧。”一听这话,刘涛皱着眉叹道:“唉,可惜我爹死了,要不这10万元他准能帮我搞定!”张阿根有些不自在,挠着头皮说:“这样吧,另外那5万元,我找亲戚借借看。”半个月后,张阿根带着10万元来到了刘家。刘涛一边写借条,一边问:“阿根叔,这利息怎么算?”“不用算,不用算!”张阿根连连摆手,“当年你爹借钱给我时,也没算利息。”刘涛呵呵一笑,半推半就收下了这笔无息贷款。
  
  凑够了钱,盖楼的材料很快买齐,接下来要找建筑队。刘涛打听了一下,盖一栋三层小楼,工程费至少10万元。刘涛不想花这么多钱,于是又瞄上了村里的乡亲。他很快得知,徐翠花的儿子金文杰在县城当包工头,管着一支很有实力的建筑队。
  
  刘涛查了一下人情账,顿时喜笑颜开。19年前的一个深夜,还在上小学的金文杰高烧昏厥,当时他爹在外打工,母亲徐翠花急得号啕大哭。关键时刻,刘永坤背起金文杰,摸黑直奔乡卫生院……金文杰的小命是刘永坤救下的,让他帮刘家盖个楼,他好意思多收钱吗?!
  
  果然不出所料,当刘涛请金文杰帮忙时,他只要了5万元。金文杰还亲自去现场监工,确保刘家新房的工程质量。不久,三层小楼顺利竣工,房子盖得既漂亮又坚固。刘涛非常高兴,他打心眼里感激父亲,感激那笔特殊的遗产。
  
  2。四面楚歌
  
  在装修新房时,刘涛继续动用特殊遗产,把那些受过父亲恩惠的电工、木匠、油漆匠都找了来。新房很快装修完毕,刘涛决定去一趟省城,把汪艳接来参观。
  
  听说刘涛要去接女朋友,乡亲们很高兴,养猪户胡麻子还送来10斤腊肉,让刘涛带给准岳母尝鲜。金文杰亲自开车,把刘涛送到了县城火车站。
  
  汪艳父母对刘涛很满意,一个劲留他在家里住,半个月后刘涛才带着汪艳回北溏村。一路上,刘涛反复向汪艳吹嘘,说乡亲们对刘家非常尊敬,对自己格外热情。汪艳听后心里乐滋滋的,觉得这样嫁过去很有面子。
  
  刚进村,刘涛打老远就看见,徐翠花和一帮妇女正在柳树下高谈阔论。刘涛认为这是个显摆的好机会,自己带着汪艳走过去,妇女们肯定会围上来,七嘴八舌把汪艳夸赞一番。可是,当他们走到柳树下时,那帮妇女突然鸦雀无声,齐刷刷低下了头,有几个还悄悄背过身去。
  
  “翠花婶!”刘涛冲着徐翠花甜甜地叫道。徐翠花抬起头,慌乱地“嗯”了一声,随后又迅速把脑袋低下。刘涛向另几个妇女问好,她们的反应也跟徐翠花差不多。咦,这是咋了?刘涛很纳闷。汪艳皱起眉,狐疑地望着刘涛。
  
  离开徐翠花她们后,刘涛又碰上了胡麻子。胡麻子正在跟一个老头下棋,旁边聚着好多看热闹的村民。不知谁小声喊了一声:“刘涛来啦!”顿时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胡麻子赶紧收拾棋盘,慌乱中他碰翻了小桌,棋子撒了一地。眼瞅刘涛走近,胡麻子丢下棋盘,抱起板凳撒腿就跑。刘涛惊呆了,离开北溏村才半个月,乡亲们看见他咋像见了瘟神啊?
  
  这时,汪艳气哼哼地问:“刘涛,这就是刘家受到的尊敬?这就是大伙儿对你的热情?!”刘涛被噎得满脸通红,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一会儿,刘涛和汪艳来到了家门口。一群男孩正在那儿玩耍,瞧见刘涛,就像见了凶神恶煞,顿时四散奔逃,一边跑还一边尖叫:“讨债鬼来啦!讨债鬼来啦!”
  
  刘涛气坏了!追上一个跑得慢的男孩,抓住他的胳膊问:“小东子,为啥叫我讨债鬼?!”小东子吓得哇哇直哭,嘴里一个劲嚷:“我不晓得,我不晓得,大人们都这么说!”
  
  这当儿,汪艳虎着脸走到刘涛跟前,她从脖子上摘下金项链,一把塞到了刘涛手中。这条金项链,是刘涛送给汪艳的定情之物。刘涛盯着汪艳,吃惊地问:“你、你这是干吗?”
  
  汪艳没好气地说:“村里人都讨厌你,你肯定干了不少缺德事,这样的环境我没法呆,咱俩到此为止吧。”
  
  说完,汪艳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刘涛又气又急,但不知如何向汪艳解释。现在他自己也一头雾水,弄不懂这究竟是咋回事。回忆盖房经过,刘涛暗自思忖:会不会因为自己到处讨人情债,大伙儿害怕,所以才处处躲着他?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自己去省城那天乡亲们还很热情,一点没有害怕的迹象。看来,问题出在离开北溏村的这段时间。那么,到底出了啥问题呢?刘涛百思不解。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