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临时爱人

临时爱人

时间:2017-12-19 作者:未详 点击:

  一、临时夫妻
  
  徐枕霞大包小包地上了火车,恨不能一步跨到珠海。丈夫王建斌在珠海打工,除了过春节回家一趟,两人就再也没团聚过了。徐枕霞一直没有孩子,这次来之前她喝了三个月的中药,希望能顺利怀孕,有一个自己的宝宝。
  
  对面坐着一对中年夫妻,那女的见徐枕霞微笑出神,忍不住问:“妹子,这是看你男人去的吧?”见徐枕霞点点头,男的就接过话茬,说:“真该去看看,他在外面呆久了,你不去,他就有人了!”徐枕霞一下红了脸,又羞又恼。那女的瞪了自己男人一眼,男的讪讪的,起身上厕所去了。
  
  “妹子,别看你大哥说的话糙,理儿是没错的。”那女的探身过来,说,“这男男女女孤身在外,难免会有把持不住的时候。我听说有的看对眼了,就搬到一起住了,过年放假再各回各家。外面都安了窝了,家里瞒得纹丝不透呢!电视上都讲了,这叫啥临时夫妻……”
  
  “谢谢大姐,我老公不是那样的人。”徐枕霞笑笑回答,但她的思绪再也无法平静下来了。
  
  出了珠海火车站,徐枕霞犹豫起来。为了制造惊喜,她来之前没给王建斌打电话,打算下了火车再让他来接。现在徐枕霞改变了主意,自己打车找了过去。王建斌在一家生产太阳能集热板的厂子打工,徐枕霞找到那里时已经下班了。徐枕霞就去男工宿舍打听,有个光着上身的年轻人听说她找王建斌,就警惕地问她是谁。
  
  “我是他老乡,这不刚到珠海嘛,想让建斌帮我找个工作。”徐枕霞撒了个谎。“他搬出去好几个月了,你到出租屋找他吧!”年轻人说了详细地址。徐枕霞疑惑起来,王建斌也经常给她打电话,但从没提过自己搬出去住的事。前年王建斌借钱买了辆二手车帮砖窑厂拉砖,结果撞死了人,这才到珠海打工。家里经济紧张,王建斌一向节俭,现在怎么放着免费的宿舍不住,反而出去租房子呢?
  
  徐枕霞按照地址,找到一处混乱拥挤的城中村。正拿不准是哪一间时,忽然看到王建斌从前面路口走过去,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徐枕霞大喜,正要叫他,这时王建斌却兴冲冲地喊了起来:“竹秀,竹秀,看我买什么了!”
  
  “来了!”一个苗条秀气的女子从屋里迎出来,接过塑料袋来一看,嗔怪着说,“又买红富士苹果了,多贵啊!”王建斌低声说了句什么,竹秀一脸羞涩幸福,两人一起回屋了。
  
  二、釜底抽薪
  
  徐枕霞愣在原地挪不动脚步。这时路边有人经过,好奇地打量她。徐枕霞抹一把脸,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于是拎着包匆匆折回去。
  
  当天晚上,徐枕霞住进了一家小旅馆。她到底该怎么办?是撕破脸闹一场,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悄悄回老家?徐枕霞比王建斌大三岁,常年操劳下来,三十五岁的人看着都像四十了。而竹秀明显还不到三十岁,长得又漂亮。挑明这件事,如果王建斌放不下她,不肯回家,事情就僵住了。自己悄悄打道回府,徐枕霞又太不甘心,一时酸楚悲恸,把脸埋进枕头里呜呜哭起来。
  
  到了快天亮的时候,徐枕霞决定先留下来,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她再次来到出租房时,王建斌已经上班去了。竹秀锁了门也打算出去。徐枕霞一路跟着她,来到附近一个规模很大的鞋厂,看着竹秀打卡进去了。徐枕霞转身,正好看到墙上的招聘启事,厂里还缺两名清洁工,她毫不犹豫地报名了。
  
  竹秀是一名针车工,徐枕霞进厂后被安排负责车间卫生,几乎每天都能在她身边经过几趟。徐枕霞有意和竹秀攀谈,打扫她位置时也比别人尽心,渐渐取得了竹秀的好感。
  
  一次,徐枕霞装作无意间问起:“竹秀妹子,你出来打工,想不想家?”竹秀一听“家”这个字眼,低垂了浓密的睫毛:“我想我儿子,他叫壮壮,四岁了。”“你丈夫呢?也在这里打工吗?”徐枕霞又问。竹秀挤出一丝笑意,说:“孩子小,他爸在家看孩子呢!”徐枕霞心里一动,竹秀的丈夫还蒙在鼓里,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会怎么样?
  
  徐枕霞激动起来,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戴绿帽子,竹秀的丈夫一定会大闹一场,把竹秀带回家。釜底抽薪才是治本的法子,这么一来,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吗?通常竹秀出去上厕所时,手机都留在座位上。徐枕霞瞅个机会,从她的通讯录里找到备注为老公的号码,存在自己手机里。
  
  徐枕霞编辑了一条短信,把竹秀和人同居的事告诉了她老公。接下来就是耐心等待竹秀的老公来兴师问罪,带走竹秀,然后她就悄悄回老家,打电话让王建斌回去,这一辈子再也不出来打工了。就在徐枕霞以为柳暗花明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冲昏了她的头脑。
  
  这天午饭时间到了,竹秀却没去食堂打饭。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竹秀接了电话就往厂门口跑。徐枕霞悄悄跟过去,发现王建斌拎着一只保温桶,给她送饭来了。王建斌拉着竹秀亲了一下,才转身匆匆走了。徐枕霞看在眼里,心疼得像针扎一样。
  
  竹秀提着保温桶回来,徐枕霞迎了上去,故意开玩笑般地问:“竹秀,那个男人是你的临时老公吧?”竹秀脸色一变,羞愧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这有什么的!姐是过来人,你年纪轻轻的,难保没个把持不住的时候。”徐枕霞故意说,“我来了这些天,发现临时住一块儿的还真不少呢!”竹秀羞涩地说:“建斌是个好男人,他是真心对我的,我也是真心对他的。”
  
  竹秀说她刚出来打工时身体很弱,有次下班晕倒在路边,是王建斌送她去的医院,然后帮她垫了医药费,忙前忙后地照顾,两人就熟了。王建斌长得仪表堂堂,性格又开朗,竹秀不免就对他产生了好感。有天晚上他们一起散步,走到僻静的地方时,王建斌忽然搂住了她,两人终于突破了那道防线……
  
  “大姐,虽然我孩子都有了,可我感觉那才是我第一次做女人!”竹秀眼眸里闪耀着明亮的光,她掏出脖颈间一只小小的心形金坠子,激动地说,“这是建斌送我的,说情比金坚。”徐枕霞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话来。这时竹秀打开了保温桶,一股鸡汤的香味扑鼻而来。徐枕霞看了一眼,居然是用枸杞、红枣、党参等药材炖成的八宝鸡汤。
  
  徐枕霞上次怀孕时,因为家里穷,买不了名贵药材,只能喝清炖的老母鸡汤补身子。“等以后日子好了,我给你炖八宝鸡汤!”王建斌的话犹在耳际,这鸡汤却已是炖给另一个女人的了。徐枕霞忽然意识到什么,脱口而出:“你怀孕了?”竹秀默认,蹙着眉头说:“大姐,你说我该咋办?这个孩子,我要不要都难啊!”徐枕霞根本没听到竹秀说什么,她的三魂七魄早就不知去向了。
  
  这天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王建斌从超市出来,拎着一兜零食往回走。徐枕霞做贼一样偷偷跟在丈夫背后,几次想现身,都忍住了。王建斌回到出租屋就反手关上了门,徐枕霞蹑手蹑脚来到跟前,听到屋里倒水洗脚,脱衣上床的动静。大约是竹秀心情不好,王建斌哄她吃东西:“你多少吃点,你不饿,肚子里的孩子也饿啊!”
  
  “建斌,我明天想去医院打胎。”“那不行,打胎多伤身体啊,我舍不得你受那种罪!”“可是,孩子生下来咋办啊?”“我都想好了,你把孩子生下来,我送回老家去。我老婆不能生孩子,做梦都想要个孩子呢,我就告诉她是捡来的。这样咱们除了各自回家的时间,还是能在一起!”
  
  徐枕霞嘴唇咬出了血,却没有再流泪。王建斌把她当傻子一样耍弄,她的心已经死了。
  
  三、疯狂的报复
  
  徐枕霞并不是一开始就不能生育,她婚后不到半年就怀孕了。那时王建斌在砖窑厂干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为了贴补家用,徐枕霞仗着身板壮实,怀着身孕还跟村里的妇女一起去装砖。结果一不小心从砖车上摔了下来,孩子小产了,从此再也没能怀孕。她做梦都想要一个孩子,但绝不要丈夫和别人的孽种!她就是拼得鱼死网破,也不能成全了这对狗男女!
  
  徐枕霞在市场上买了三包烈性鼠药,其中一包是留给她自己的。王建斌依然每天中午送八宝鸡汤来,趁着竹秀去打开水的工夫,徐枕霞把其中一包药下到了鸡汤里。竹秀回来时满面春风,丝毫没有察觉厄运已经笼罩在她头上。等她端起鸡汤要喝时,徐枕霞忽然心慌了,急忙说:“竹秀,我挪不动那个周转筐,你来帮我抬一下吧!”
  
  竹秀放下保温桶正要过去,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闯了进来,手里还拉着一个小男孩。男人一边走一边高声叫着:“竹秀,竹秀!你在哪儿呢?给我滚出来!”竹秀一见这人就脸色大变,身子微微发抖:“大坤,你咋来了?”徐枕霞立刻意识到这个男人就是竹秀的丈夫,他终于带着儿子找来了。
  
  “你当然不想我来,你在这被人弄得快活啊!”那个男人嘴里不干不净,引得大家围上来指指点点。“林大坤!你胡说什么呢?”竹秀又羞又气,伸手就去拉儿子壮壮,林大坤照着她的肚子一脚踹了过来,竹秀惨叫一声躺倒在地上。林大坤骑在竹秀身上,一手揪住她的头发,一手左右开弓扇起耳光。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