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租个老婆斗小三

租个老婆斗小三

时间:2018-04-15 作者:未详 点击:

  陌生男子找到秦二凤签下一份特殊的协议,花十万元真金白银居然是为了——
  
  (一)路遇租妻人
  
  下午5点,秦二凤在鸿华服装城的更衣间里换下光鲜时装,又急匆匆赶往丽都小区。大约两个小时后,当她走出小区走向城郊的葫芦巷时,天色已渐渐黑下来。
  
  走着走着,秦二凤突然收住脚,弯腰捡起大半块砖头,恶狠狠地开了口:“别以为姑奶奶好欺负。识相的,赶紧滚远点!”
  
  说完这话,秦二凤护着挎包,转身盯紧了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她早有觉察,中午在鸿华服装城,这个男子就鬼头鬼脑地偷窥她。去丽都小区的路上,男子也一直紧跟,躲躲闪闪;如今又趁人少一个劲往前凑,安的要是好心鬼都不信!
  
  谁知,男子居然笑了:“秦小姐,别怕。我没别的意思,只想和你聊聊。”秦二凤不由一怔,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姓?”
  
  这话问得有点多余,秦二凤个头高挑,身材不错,是鸿华的第一衣裳架子,说文雅点叫衣模,谁瞅见她都要多盯几眼,也难免会跟老板娘打听名姓。男子靠前一步,自我介绍说叫陈鹤,今年32岁,想请秦二凤吃顿饭。秦二凤当即打断了他,撇嘴冷哼:“对不起,你看差秤找错人了!”
  
  “没错。”男子回答得非常肯定,“我知道你需要钱!”
  
  秦二凤暗想:这不废话吗,谁不需要钱?可再需要钱,也不能做丢人现眼的事。而事实也正如陈鹤所言,秦二凤眼下满脑子琢磨的都是钱。父亲身体不好,母亲又走得早,是姐姐秦大凤把她带大的。两个月前,秦大凤感觉不舒服,到医院一检查,竟患上了胃癌。幸好发现及时,癌细胞未扩散,做完切除手术已无大碍。不过,十多万的费用都是秦二凤筹措的,必须尽快还上。于是,没有固定工作的她起早贪黑,忙得不可开交:早晨帮人卖早点;中午去服装城当衣模;傍晚再去丽都一居民家做家政服务,恨不得十天半月就补上债窟窿。陈鹤似乎看破了她的心思,说:“走吧,我们谈谈。”
  
  看在钱的面子上,谈就谈!秦二凤冲陈鹤扬扬砖头,又当着他的面装进挎包,意思很明白:你若敢想入非非,姑奶奶叫你脑瓜开瓢!陈鹤会意一笑,抬腿走向不远处的一家酒店。
  
  开了雅间,要了几个小菜,早饿得肚子咕咕乱叫的秦二凤也不客气,抓起筷子边吃边问:“谈吧。我可警告你,别往邪路上扯!”
  
  “秦小姐,我要请你帮的这个忙,还真不是什么正经事。”陈鹤叹口气,脸色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我想请你,不,应该是租你做我的妻子——”
  
  话刚脱口,只听“噗”的一声响,秦二凤登时喷了饭,紧接着端起热汤扣向陈鹤的脑门——
  
  (二)原配斗小三
  
  俗话说:不打不成交。一碗热汤浇下去,不光烫出个铁杆同盟,还烫出笔10万块的大生意:秦二凤同意了陈鹤的租妻要求,定金3万,时限长短要看任务完成情况。一天完成,拿钱走人;一个月内搞不定,对不起,退还定金,继续卖豆浆油条做衣模去。至于任务内容绝对保密,不能跟外人泄露一丝半毫。
  
  反复看了几遍协议,确认不是陷阱火坑后,连男朋友都没有的秦二凤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也是,不牵手不拥抱,也不同居一室,没什么可担心的。陈鹤收了协议书,取出三沓崭新的百元大钞递来。秦二凤装进挎包,说:“陈先生,合作归合作,但我有句话不能憋在心里。”
  
  陈鹤不解:“什么话?你尽管说。”
  
  “请恕我直言,你也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说完,秦二凤起身要走。陈鹤的脸腾地红了,讪笑说:“是,是,我这不知错就改嘛。秦小姐,这两千块钱你拿着,去买几件衣服。算我送给新任老婆的小礼物——”
  
  “少跟姑奶奶贫嘴!”秦二凤毫不客气,抓过钱走出了酒店。
  
  第二天中午,秦二凤描眉画眼,精心打扮一番,登上了开往克山的客车。克山是个巴掌大的小县城,距离这座城市不算太远。两个小时后,按照陈鹤提供的住址,秦二凤敲开了一扇紧闭的房门。
  
  开门的是个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女子。女子打量着秦二凤,一脸的疑惑:“你找谁?”
  
  “你是孙艳玲,陈鹤金屋藏的娇,对吧?”秦二凤掏出身份证在女子眼前晃了晃,强硬地推开门闯了进去,“我叫秦二凤。难道那个浑蛋没告诉你秦二凤是哪尊神?”
  
  孙艳玲有些发蒙,皱眉摇头:“你到底是谁?”
  
  “少跟我装傻!我再给你看样东西。”秦二凤将一个红皮小本甩到桌上。孙艳玲愣愣地看去,一下子呆住了——结婚证!
  
  秦二凤打开结婚证,指着里面贴的照片嘲讽地说:“你瞪圆你那双勾魂的大眼睛瞧瞧,这个人像不像我?”
  
  不是像,压根就是!傻站了好半天孙艳玲才缓过神,眼泪扑簌簌流满了脸:“大姐,对不起,他跟我说他是单身,没结过婚——”
  
  “你猪脑子啊?三十大几的男人,有公司有事业,怎能没女人?!”秦二凤气呼呼指着孙艳玲的鼻子训斥,“本原配上门,不想吵也不想闹,哼,闹你也不是对手,只想和平解决你们之间的破烂事。开价吧!”
  
  “我不要钱,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屁话!你和那个浑蛋搅和在一起,那我挂墙上啊?”秦二凤故作咬牙切齿状,“收起你的眼泪,少装痴情。你们这些不要脸的小三小四狐狸精,图的不就是钱吗?”
  
  租妻扮原配,逼孙艳玲放手,便是秦二凤和陈鹤签的协议内容。陈鹤懊悔不迭地说,在进城打拼前,他已经结婚,妻子既孝顺又贤惠,这么多年一直是她在乡下照顾老人。有妻子操持家务,他轻手利脚,生意越做越好,还开了家小公司。许是应了那句老话: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去年,陈鹤到克山谈生意,碰巧认识了年轻漂亮的孙艳玲。一来二去,两人好上了。陈鹤给孙艳玲租了房,隔上几天就去如胶似漆一把。不久前,陈鹤的母亲生了场大病,幸亏妻子全心伺候,才逃过一劫。看着憔悴不堪的妻子,陈鹤后悔了,打算快刀斩乱麻,结束和孙艳玲的婚外情。可糟糕的是,孙艳玲怀孕了,执意要生,还追着陈鹤结婚。陈鹤慌了手脚,几次苦劝无效,就想出这么个损招。他早就注意到秦二凤身材好,气质好,关键时候敢出手,便请她出面帮忙,并做了足以乱真的假结婚证。秦二凤之所以答应,第一,她恨死了小三,姐夫就是叫小三给勾跑的;第二,陈鹤还没浑蛋到家,真心想改过,只要孙艳玲肯出局,打掉孩子,他愿意一次性拿出20万作为补偿,从此互不来往;第三,斗小三好玩、解气又赚钱,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见孙艳玲犹豫不决,秦二凤真想狠狠抽她几个嘴巴子:“孙小姐,我奉劝你一句,千万别狮子大开口!把姑奶奶惹急了,哼,我让你一辈子没脸做人!”
  
  (三)狐狸成了精
  
  说实话,秦二凤的演技还不错,连唬带吓,怀孕已两个多月的孙艳玲总算同意去打胎。既然同意,那就走吧,速战速决!下了楼,打车来到医院,秦二凤示意孙艳玲去挂号。孙艳玲扭扭捏捏,赌气问:“他造的孽,总不能让我花钱吧?”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