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虚掩的门

虚掩的门

时间:2018-05-28 作者:未详 点击:

  这年头,谁不是将家门关得紧紧的,防着人;这个孤老太太倒好,别说外出不锁门,晚上睡觉都不锁门,更怪的是,门边的鞋柜上,总是放着醒目的两张百元大钞!
  
  一、见财
  
  赵鹏在外地漂泊了五年,为了生存,最终在一家纯净水公司当了送水工。
  
  这天,赵鹏到莲花路一个新客户家送水,新客户家住在一个老式筒子楼的五楼。赵鹏是第一次来这里,对环境不熟悉,扛着水桶上楼梯时,又接了公司一个电话,他一边接电话一边上楼梯,接完电话,将手机别回腰间,倒不记得上到几楼了——老式筒子楼没有楼层标志。他想想自己爬了这老半天,也该到了,而面前的这户人家大门虚掩着,倒像在等人,心想,可能就是这家了。
  
  他不敢确定,所以推开门时顺口问了一句:“是你们家要纯净水吗?我是送水的。”但没人应他,瞧一眼客厅,客厅里空无一人,倒看到靠门边的鞋柜顶上放了两张百元大钞。他只得再次大声喊了起来:“有人吗?我是送水的!”
  
  屋里寂静得像是间空房子。倒是头顶有人接腔了:“送水的吗?我家在五楼,你还要上一层。”
  
  赵鹏这才知道,这只是四楼,他找错了人家。他赶忙将这家的门照原样虚掩上,然后扛着水再上了一层楼。送完水下楼,赵鹏看到,四楼那户人家的大门还是原样虚掩着,不由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家里的人,是不是出门忘锁门了?
  
  10天后,赵鹏再次给这里五楼的客户送水,发现四楼人家的门仍然虚掩着。要说这家人一次忘了锁门还有可能,两次都这样,就有些怪了。难道这10天来,这家一直没有人在?
  
  到五楼时,赵鹏实在忍不住,问了客户。客户说:“四楼住的是王大妈,这会儿恐怕是去菜场买菜了吧,她每天都是这个时候出门的,起码要过一个小时才回来。”
  
  “出门也不锁门?”
  
  “这是她的习惯。别说出门不锁门,她连晚上睡觉都不锁门呢,这个大妈,怪!”
  
  这一天到晚虚掩着门,她就不怕贼?客户说:“这我倒问过她,你猜大妈怎么回答,她说:‘我一个孤老太太,家里又没值钱的东西,贼才没闲工夫惦记我呢。’”
  
  真是一个胆大的老太太,这年头,谁不是将家里的门关得紧紧的,防着人,她倒好,一天到晚将门虚掩着。赵鹏有了兴趣,下楼的时候,记着客户说王大妈这时不在家,便大了胆将门轻轻推开了些,想看看王大妈家是不是真像她说的那样穷得不招贼。
  
  客厅里真的很空,只有一张旧沙发和一台旧电视机,都很有些年头了,显然真是穷人家。只是,门边的鞋柜上,仍放着两百块钱,像10天前一模一样。
  
  这老太将钱放在门边的鞋柜上干吗,还不锁门?说她穷不怕贼吧,这不是故意招贼?
  
  这以后,每隔10天左右,赵鹏就要为这里五楼的客户送一次水,每次经过四楼,他都忍不住要看一眼王大妈家的门,这门次次都是虚掩着。他真想看看这王大妈是怎样一个怪人,但因为他每次都是早晨送水,一次也没碰到王大妈。
  
  二、起意
  
  转眼好几个月过去,渐渐入了冬。有一次,赵鹏在送水途中出了事故,他蹬的三轮车撞上路边的护栏,伤了右腿。他在家里躺了一个月,腿还没好,房东就来催房租了。
  
  赵鹏没有积蓄,躺了一个月,就断了经济来源,哪还有钱交房租?他只能咬咬牙,一瘸一拐地又去公司上班。他向同事借了点钱,打算交房租,但送水工能有几个钱?凑来凑去还差两百块。这两百块从哪里凑?他几乎没有多想,王大妈鞋柜上的两百块钱就浮现在眼前。
  
  他再三对自己说,自己可不能干这样的事,但除了那两百块钱,他真的不知道还能从哪里弄得到钱。他心里说:“就算借吧,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还给她。”
  
  这天他不用去莲花路送水,但还是中途拐过去了。他装模作样扛着桶水上了四楼,他知道这时间王大妈去买菜了,不会在家,万一有人发现了他,也可以说谎是送水走错了门。
  
  他一瘸一拐地来到王大妈家门口,手哆嗦着推开了虚掩的门,他自己都不敢确定,隔了这么长时间,鞋柜上是不是还有钱。当他将门推开时,他欣喜地一眼就看到鞋柜上那两张粉红色的百元大钞。
  
  屋内真的没有人。赵鹏慌乱地将那两张票子抓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正打算离开时,他发现,鞋柜顶上,还叠放着一件男式羽绒袄,款式有些老,但不破不旧挺完好。这大冬天的,呵气成冰,赵鹏正没有一件像样的御寒衣服呢,他对自己说:“一个孤寡老太太,留一件男式衣服也没用。”他就随手将那件羽绒服给“顺”了。
  
  三、惊慌
  
  有了那两百块钱,赵鹏顺利地将房租交了。最可心的是那件羽绒服,赵鹏到哪儿都穿着,抵风御寒再好不过了。但有一点,去莲花路送水他不敢穿。
  
  有一天下了好大的雪,但莲花路的那个客户却让他去送水。他只得脱下羽绒服,蹬上三轮车去了,还没蹬几步远呢,他就冻得瑟瑟发抖,要是这样去送水,只怕人会冻成冰棍了。赵鹏只得宽慰自己,这个时间是王大妈买菜的时间呢,碰不到她,再说,就是碰到了又能怎样呢,商场就只卖给她不卖给我?她也没有证据证明这羽绒服是我从她那儿偷来的。
  
  他这样说服自己,还是穿上了那件羽绒服,来到筒子楼底下时,迎面看到了一位大妈,六十来岁的模样,瘦瘦小小的个儿,她一直盯着赵鹏身上的衣服看。这其实就是王大妈,因为下雪,她推迟了去买菜的时间,两个人刚好在楼下碰上了。
  
  赵鹏不认识王大妈,但从对方看自己的眼神里也能猜个大概,人家是认出这件羽绒服了。赵鹏的心“扑通扑通”乱跳,他正眼也不敢看大妈一眼,扛起水桶,一瘸一拐、慌慌张张地上了楼。
  
  等他下楼时,大妈并没走,还守在楼梯口,一看到他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赵鹏这下慌得连腿肚儿都哆嗦了,看来大妈真是认出衣服了,她会不会喊抓贼?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奇怪的是,大妈既没拦他也没说什么,他慌忙跳上三轮车,蹬起车就逃。
  
  他的腿还没好,虽然努力地蹬,也总觉得三轮车行驶太慢。一直蹬出了老远,他才敢扭头回看,这一看,吓得差点滚下车来,因为王大妈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还是一直盯着他看。
  
  大妈跟着自己干什么?是不是想跟到公司去,然后揭露他偷了东西?赵鹏吓得不敢回公司了,绕了好大一个弯子去了闹市,起码蹬了半个小时的三轮车,他才敢回头往后看,大妈已经不在了,他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
  
  这以后,赵鹏再也不敢去莲花路送水了,莲花路那个客户打电话过来时,他就说他的腿痛,请同事代他去送水。但他只躲过了一次,半个月后,经理亲自通知他:“我们又有个新客户,莲花路老筒子楼的四楼,需要一桶纯净水,你去送一趟。”
  
  四楼?那不就是王大妈家吗?赵鹏吓得赶紧去摸自己的腿,结结巴巴说:“我腿痛得厉害,你让,别人……”
  
  经理说:“别人去不行,对方点了名,一定让腿有点跛,穿黄色羽绒服的那个送水工送。赵鹏,不错啊,这是你发展的新客户吧?人家这么信赖你,点名要你送呢!”
  
  信赖?人家是要与他算账吧!赵鹏慌得六神无主,但经理亲自下了命令,他不得不去。他再也不敢穿那件羽绒服了,倒是临行时向同事借了几百块钱,心想,万一人家揪住自己不放,只有将钱赔回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