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泣血跳桥秀

泣血跳桥秀

时间:2018-07-10 作者:未详 点击:

  为了要回工程款,农民工陈米斗颤抖地爬上了他建的那座桥。同时,也将自己和一个无辜的孩子一齐推到了生死边缘……
  
  一、别出心裁的讨债方式
  
  陈米斗一早就出发了,他这一夜都没睡,心里一直在想娄万山的这个主意能管用吗?去跳他们建的那座桥就能帮他把工程款要回来?
  
  可是娄万山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放心吧,这种事我经得多了,只要警察和媒体一到,什么事都能解决。”
  
  说起娄万山,本来也是个普通农民工。两年前,他在电视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一个民工进城辛苦干了一年活,结果人家耍赖不给工钱。走投无路之下他爬上了自己盖的那座大厦楼顶,一名路人好心拨打了报警电话。于是,警察来了,媒体记者也来了,很快那个欠钱的建筑公司老板乖乖还上了拖欠一年多的工资。
  
  对这样的新闻,别人权当笑话听过了事,娄万山却从中看到了难得的“商机”。恰好这时,他老家的一个小伙子也遇到了老板拖欠工资,苦着脸到处找同乡借路费回家。当他找到娄万山时,娄万山突然转着眼珠说:“你要是肯听我话,我保证能帮你把钱要回来。”小伙子高兴异常,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娄万山的条件:要回钱后,分给娄万山百分之二十作为答谢。
  
  于是在娄万山的一手操控下,一场“跳楼秀”倾情上演了。整个过程,娄万山都在下面用手机遥控。让人惊喜的是,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在媒体的参与下,欠钱者很快赶了过来。娄万山不仅轻而易举发了笔小财,他的大名也一下子在当地农民工中传播开来。越来越多求告无门的讨薪者找到他,娄万山根据他们各自的情况导演了一出又一出的“跳楼秀”,居然大多都成功讨到了薪水。被逼上绝路的陈米斗也是在别人的推荐下,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才找到娄万山的……
  
  “你一站到桥上,我就给110打电话。不过有一样,你可千万不能心软,如果那黑心老板梁金不露面,见不到钱,无论他们怎么哄,你都不要下来啊。”娄万山正色道。陈米斗连忙点头,信任地说:“我带着手机,有什么事就问你。”
  
  “你可别和人说,这主意是我给你出的。”娄万山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
  
  “不会的,要是能要回救命钱,我都不知怎么谢你呢。老三他们说,要是再不把工钱结清,他们就要砍了我全家!唉,都是让姓梁的那个狗东西给害的。”陈米斗叹了口气。
  
  娄万山拍拍他的肩膀,同情地说:“我也是看你可怜,要不,外面等我帮忙要钱的都排着队呢,你也知道,这种秀不能经常作,否则就不灵了,所以到时候你可一定得听我的。”“我已经没活路了,死都不怕,还有啥做不出的!就听你的,见不到梁金,决不算完。”陈米斗一挺胸说。
  
  来到桥上,看着来往穿梭的车流,陈米斗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就是这座桥,把他害苦了!因为发财心切,他听信梁金的话,从梁金手中包下了这座桥的部分施工项目,然后又回村找来十多个同乡一起没日没夜地干。可是,工程完了,梁金那小子却不见了踪影,害得他像过街老鼠到处被人追债。
  
  想到千里之外的家乡,留守年迈父母身边的儿子正殷殷期盼着父母赚到大钱,一家人早日团聚,陈米斗一咬牙,顺着桥端的斜拱钢架爬了上去。
  
  这桥拱高十多米,爬到顶端后,陈米斗先跨骑在钢架上坐稳,然后转头向西边望了望,发现娄万山果然如约出现在二百多米远的一棵树下,正冲他打着手势。五六分钟后,远处便隐隐传来了警车的鸣叫,与此同时,他怀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陈米斗连忙掏出电话,是娄万山打来的。
  
  “快!快进入状态,警察来了!”娄万山急切地说。陈米斗忙站起身将跨在两边的腿并到一边,然后一只手把着钢架,将整个身子斜探出去,以一种正准备壮烈牺牲的危险姿势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二、倍受煎熬的桥上对峙
  
  110在桥两侧拉起了警戒线阻断了桥下来来往往的车流,119的消防队员们则把一个充气气垫推到了桥下,一名拿着高音喇叭的警察走过来冲他喊话。不过,陈米斗听从娄万山的话保持着沉默,他还要等待媒体记者的到来。
  
  看着桥两端越聚越长的车龙,以及因烦躁响成一片的汽车喇叭声,陈米斗有些害怕了。可想到娄万山的嘱咐,他还是咬牙硬撑着。娄万山告诉他:“这条海城桥是江北进城的交通要道,如果你的行为能引起长时间塞车,政府不会置之不理,一定会出面解决的。”可是,这车究竟得塞多长时间才能解决问题呀?陈米斗只觉得每一秒钟都那么漫长。
  
  十几分钟后,当几个背着摄影器材的记者赶到时,陈米斗吊着整个身子的手臂已经发麻了。
  
  有了记者在场,陈米斗开始按照娄万山的交代,假装被警方的劝慰打动,将斜探出去的身子收回来,并在一根钢架上坐下,但坚决拒绝有人靠近自己。接着,在试图接近的谈判专家和媒体记者的深情“劝说”下,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自己的遭遇来。
  
  接下来是最关键的“谈判”期。陈米斗一口咬定,除非梁金现身把问题解决了,否则坚决不下来。此时海城桥大堵车已经持续了近一个小时,被拦在桥两边的群众越来越激愤,在强大的压力下,警方不得不按照陈米斗的要求努力联系梁金。陈米斗心中暗暗佩服,果然一切都如娄万山所料,也许用不了多久,自己的事情就能圆满解决。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110的警察们一脸焦急,而梁金依然没有露面,陈米斗刚刚放松了一点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就在这时,一名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拿起喇叭对陈米斗喊话,说自己是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的张书记,他向陈米斗保证只要确定情况属实,他一定在最短时间内责成建筑方将拖欠的工程款结清。
  
  陈米斗听说过这个部门,知道他们有很大的权力,不由有些心动,于是赶紧给娄万山打电话。
  
  听说陈米斗打算就此放弃,娄万山连忙劝阻:“那是警察使的缓兵之计。再说,就算他真是监察队的人,你想想,梁金并不是‘大包’,到他那里都已经不知包了多少层了,监察队能管得了吗?现在是最紧要的时刻,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否则就前功尽弃了。”陈米斗听得惊出一身冷汗,于是冲下面叫道:“今天不见到梁金,谁说话也不好使!”
  
  张书记刚想再说什么,一名警察走过来对他耳语了几句,张书记脸色阴沉,抬起头一指城外的方向对陈米斗说:“你知不知道,现在在那些车辆里有一名病危的孩子,如果不立即送到医院去,他会死!”
  
  陈米斗闻听,心里咯噔一下,他惶恐地转头向那个方向看了看,果然在警戒线前有一名情绪激愤的男子正与两名警察发生着撕扯。这关系到一条年幼的生命?!陈米斗害怕了,连忙又拨通了娄万山的电话。
  
  “你是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他们会使出各种招术来骗你下来的吗?你也不想想,你自己现在连老婆孩子的命都可能保不住了,还去管别人干什么!你要是不想要钱了,我也无能为力,以后别再来找我。”娄万山愤愤地说。
  
  “别,我听你的。”陈米斗早没了自己的主意,他关掉电话,脖子一梗对张书记说,“我现在连自己的命都顾不了,哪管得了别人家的孩子?要怪就让他们怪梁金好了!”
  
  张书记无奈地叹了口气,下面的警察们又开始乱作一团联系起梁金来。陈米斗坐在上面只感到头昏脑涨,心里暗暗叫苦。
  
  这时,下面突然响起一片惊呼声,陈米斗循声望去,却见刚才被拦在警戒线外的那名男子不知怎么钻了进来,在众人的叫喊声中机灵地躲过几名拦截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桥拱下,像只猴子般抱住桥栏,几个纵身蹿了上来!
  
  “你要干什么!”陈米斗看着对方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向自己慢慢靠近,不由吓得大叫起来。只听那人叫道:“你去死吧!”突然伸手在他肩头重重一推,陈米斗只感到身体骤然失去了平衡,斜着飞了出去,重重跌在了离充气气垫仅有十几厘米远的水泥路面上……
  
  三、四面楚歌的悲惨境地
  
  陈米斗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旁坐着眼睛红肿的妻子玉梅。
  
  “我怎么了?”他边问边打算翻动一下身体,却突然感到腰部一阵剧痛,不由“啊”地叫出声来。
  
  玉梅哑着嗓子说:“大夫说你腰椎受到严重挫伤,如果不立即做手术,可能会……会瘫痪,而且医院正催着交住院费和手术费呢,怎么办?”陈米斗听了仿佛头顶打了个炸雷,一下子呆住了。过了半晌,突然大叫道:“那个在桥上推我的家伙呢?去,去找他要钱!我要是真瘫痪了,让他养我一辈子!”
  
  “他、他还要告你呢。因为你在桥上自杀,阻碍了交通,耽误了他外甥的病,那孩子……死了。”玉梅声音细如蚊蝇,在陈米斗听来却不啻晴天霹雳。“死了?”他喃喃地念叨着,“娄万山不是说,那是他们的计谋吗?”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