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老刁猎艳

老刁猎艳

时间:2018-07-27 作者:未详 点击:

  1。初遇
  
  三阳街有家古玩店,老板姓朱,因为朱老板买卖极为刁钻,人奉雅号“老刁”。
  
  古玩业有个说法叫:“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老刁深谙此理,所以,虽说店里好长时间没笔生意,可他非但不着急,还悠然自得靠在太师椅上打起了呼噜。突然,“啪”的一声,有人一拍柜台,把他惊醒,睁开眼,看到个面相极凶的汉子铁塔般杵在对面,以为来了打劫的,赶紧求饶:“好汉爷,您找错地儿了,我这可是家穷店……”
  
  汉子咧嘴一笑,说:“老板别怕,我不打劫,是跟你做买卖来了。”
  
  老刁精神一振,手一伸说:“啥玩意儿,拿给我掌掌眼。”汉子递上块铜钱,老刁手中接过来一瞅,眼神顿时黯淡下来。汉子这铜钱是同治年间的,虽说有些年头,但因为当时发行量很大,现在市面流传很多,根本值不了几个钱。买卖太小,老刁口都懒得开,只伸了伸三根手指头,算是报了价。
  
  汉子问:“你出三百?”
  
  “美得你!”在一边擦柜台的伙计小孙差点没笑出眼泪,“像你这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物件,给你三十就算照顾了。”
  
  汉子不乐意了:“三十,你当打发叫花子啊,我宁愿扔了也不给。”
  
  老刁嘴里蹦出俩字“请便”,就不再接茬。
  
  汉子觉着没趣,只好收起铜钱离开。刚出店门,就有个女人迎上来,娇滴滴喊了声“老公”。
  
  这女人长得太漂亮,老刁只对着瞧了一眼,视线就再收不回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出店门,跟在后头撵出老远。从两口子的对话中他得知,女的叫柳燕,男的叫胡猛。
  
  老刁醋意大发,心想:胡猛这小子哪辈子修来这狗屎运,娶上这么个俏媳妇。
  
  2。讨好
  
  见到柳燕,老刁魂就没了。值得庆幸的是,打那起,柳燕几乎每天都要从他店门口经过。老刁发誓,一定得把这朵花摘到手。
  
  老天也算不辜负老刁一番痴心,机会说来就来了。这天,柳燕骑着自行车又从店门口经过,冷不防被后面一辆摩托车挂了下,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骑摩托的小伙子横得很,欺负柳燕只是个小女子,不作任何交代就只顾着离开。
  
  老刁当然不会错过这表现的好机会,上前拉住小伙子,拿出手机就要报警。小伙子怕把事闹大,只好妥协,赔礼道歉、赔偿损失都按老刁吩咐做。
  
  柳燕感激得不行,从刚收下的赔偿款中抽出张百元大钞,递过来表心意,却被老刁推开。老刁很大气地说:“这点事算什么,遇到这种倚强凌弱的场面,是个爷们都得挺身而出。”
  
  随后,老刁硬拉着柳燕去了家星级酒店,摆下一桌丰盛的压惊宴。从酒店出来,柳燕愤愤地说:“跟你相比,我那死鬼根本算不得男人,成天只知道喝酒赌博打老婆,我都烦死他了。”一听这话,老刁就知道,事情有门。
  
  接下来老刁趁热打铁,隔三岔五给柳燕送件礼物,像什么名牌手机,名包、化妆品……想得到的全送了。虽说大把大把的钞票往外扔得肉疼,可舍不得孩子套不了狼啊。
  
  就这么过了小半年,柳燕突然发来这么条短信:我那死鬼男人出去赌博了,家里就我一个人,闷得慌。老刁看完就知道,他的春天来了。
  
  3。被困
  
  柳燕住得不远,转个弯进条巷就是。老刁健步如飞,从收到短信到进到柳燕家,总共用了不到三分钟。柳燕已在被窝里等候,看到他把手一伸……
  
  激情大戏正在上演,外头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柳燕顿时花容失色:“不好,死鬼回来了。”说着,飞起一脚,将老刁踹了下去,然后朝床下一指,“快钻进去,记住,千万别出声!”
  
  等柳燕收拾妥当,出去把门打开,胡猛有些不耐烦了:“你这娘们今天咋啦?开个门都这么磨叽!老子喝多了,得睡个觉。”说着推开柳燕,摇摇晃晃钻进卧室,朝床上一躺。
  
  床下躲着的老刁心中叫苦不迭,眼下的处境简直是度秒如年。怎么说?原来,床下空间狭小不说,还有个两尺长的木箱横在中央,老刁要想囫囵藏下,就必须趴在木箱上面,脊背还得紧贴床板,木箱的棱角硌得前胸生疼。他哪受过这种洋罪?才一会儿工夫就坚持不住了,试探着想把木箱挪开点儿,可不曾想,木箱的锁搭子上拴着个铃铛,刚一用力,铃铛就“叮当”响了两声。
  
  亏得柳燕忙着解释,说是老鼠闹的,才没让胡猛起疑。
  
  老刁不敢再打木箱的主意,就发条短信,示意柳燕把胡猛支使出去。可这没用,接下来任凭柳燕怎么忽悠,胡猛就是不挪窝。
  
  老刁只好另打主意,想着想着,突然眼前一亮,胡猛不是有块铜钱没卖出去吗?于是,他短信吩咐小孙:速到胡猛家收购铜钱,价钱三百。
  
  4。脱身
  
  看到短信,小孙犯起了迷糊:胡猛那铜钱顶多值得了一百块,老板竟让花三百去收,这不是亏了血本吗?小心起见,他短信向老板求证。老刁回信:行情大涨,有得赚。这么一解释,小孙疑虑顿消,马上一溜烟往胡猛家赶。
  
  让小孙想不到的是,也许是他心急火燎的表情,让胡猛滋生了奇货可居的想法,即便报出三百的天价,胡猛仍不满足,还亮下巴掌,然后再一翻。
  
  小孙火了:“一千,你真敢狮子大开口啊?揣着你的破玩意儿上别的店打听打听,看有人肯出一百不?”
  
  胡猛却底气十足回敬道:“就是这价,不收请便。”
  
  要放平时遇上这事,小孙早拔腿开溜,可今天不行,毕竟是老板发过话的。思虑再三,他只好向老板请示,短信刚一发出,马上收到回话:成交。
  
  谁知小孙刚一松口,胡猛又提个要求:“这样的铜钱我还有几个,能否一并给收了?”
  
  小孙当然还得请示,老刁又回两字:同意。
  
  按照老刁定的规矩,接下来胡猛得跟小孙回店交货收钱。老刁松了口气,总算脱离苦海了。可他万没想到,就在他打算推开木箱时,胡猛一阵风似地冲进卧室,猛地掀起床板。
  
  老刁彻底暴露了,他吓得浑身直打哆嗦,心想一顿毒打是在所难免了。意外的是,那胡猛只是瞪他一眼,嘴里嘀咕句:“滚开,爷没工夫理你!”说完一把将老刁拖开老远,然后扛起方才被老刁压着的木箱,掉头就走。
  
  老刁回过神,心头暗自窃喜,这胡猛一准拿他当贼看了,真够蠢的。
  
  逃离是非之地后,老刁在街上转悠老半天,估计交易该结束了,这才回到店里。小孙递上账本,看清方才的交易额竟然是十万,老刁气得一拍桌子:“怎么这么多?”
  
  小孙不作声,只是打开柜下的木箱,老刁看到,里面满当当装的全是铜钱。他这才知道,胡猛所指的“几个”竟然有百来个,心里懊恼不已:让胡猛这小子占大便宜了。不过转念想到,自己白送顶绿帽子,胡猛却浑然未觉,心里顿时好受许多。
  
  可他哪里知道,就在此时,胡猛正把一大摞钞票塞进柳燕手中,还乐呵呵地说:“谢谢合作!”其实,柳燕哪是他老婆?只不过是从外地来的个坐台小姐罢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