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攻心计

攻心计

时间:2017-08-29 作者:未详 点击:

  1
  
  孙牧是h市心理研究院的高级咨询师。一天下午,他正在办公室喝茶,宋院长走了进来。孙牧知道又有什么任务了。
  
  宋院长说:“南海大学那边有一个学生,最近情况有点异样,想请我们帮忙,你来接吧。”南海大学是研究院的合作单位,如果学生有复杂一些的情况,学校里的心理辅导老师感觉棘手的,就会向孙牧他们求援。有些教师有心理咨询需求,也会上门来寻求帮助。孙牧不到四十,不算年长,但在行业内已有不小的威望。
  
  孙牧最近比较忙,说,这个案例想来不会太复杂,找个年轻咨询师去练练手便是了。宋院长摇摇头说:“小杨去过了,说处理不了,所以我才想让你出马。”
  
  孙牧有点惊讶。小杨在年轻一辈的咨询师里算是佼佼者了,竟然解决不了一个大学生的问题,能有多复杂呢?大学生嘛,无非是恋爱失败、学业压力大、就业受挫折之类。宋院长说:“你还是亲自去一趟吧,这个学生叫李睿,是心理系的大二学生。”
  
  孙牧有些好奇,就答应了下来。下午正好没事,他开车来到了南海大学,先找到了李睿的辅导员叶倩。叶倩三十出头,面容清秀,是个温柔细心的老师。
  
  寒暄了几句,孙牧请叶倩介绍一下学生李睿的情况。叶倩想了想:“怎么说呢?李睿是个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孩子,待人谦和有礼,长得也帅气。家境很好,在本市,父亲从政,母亲经商,都是成功人士。”
  
  孙牧又问:“李睿最近有什么异常吗?”
  
  叶倩说:“李睿从进入大学来,一直就是班长,表现很好,和同学相处也很融洽。从上个月有一天起,突然不合群了,总是喜欢一个人独处。他们室友反映,曾几次半夜醒来,看见李睿直挺挺地坐在床上,还曾撞见他在走廊上溜达,像梦游一般,把人吓一大跳。问他,只说是失眠。坦率说,因为李睿父母是社会上影响力比较大的人物,领导曾让我格外关照他。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让学校的心理老师主动约谈李睿,李睿似乎很反感,没有什么进展。你们院的杨老师也来过,李睿也拒绝合作。所以,只好请您出马了。”
  
  孙牧略一点头,又问:“学业压力大吗?有没有恋爱问题?”
  
  叶倩说:“只是大二,功课并不紧张,好多孩子刚从高考解放出来,可欢呢。李睿很受女孩子欢迎,但他好像没有女朋友。他和男生们关系也很好。”
  
  孙牧说,他想见一见李睿的父母。见叶倩有些不解,就进一步解释说:“我早年在英国学心理,学校的心理咨询服务很周到。如果有学生出现问题,老师会先从外围入手,比如询问同学和周围的人,再征求监护人的同意,最后得到学生的许可,才开始辅导。而咱们这边,经常是发现学生有问题,直接就揪过来给辅导,有些简单粗暴。”
  
  叶倩脸微微一红,答应帮忙联系李睿的父母。李睿的父母很重视,都表示放下手头的工作,马上赶往学校。一个小时后,他们各自开车来了,见到了孙牧。
  
  李睿父亲是个稳重的中年男人,举手投足都有领导的派头,说话铿锵有力。李睿母亲四十多岁,但保养很好,优雅而干练,举止得体。当孙牧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后,李睿母亲急了,说:“李睿这孩子很健康,很阳光,我们夫妇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工作再忙也很关心他,没觉得他有什么不对劲啊。”李睿父亲相对淡定一些,说也许李睿是青春期情绪波动,他把儿子托付给校方和孙牧了,请他们一定帮助李睿走出眼前的不良情绪。
  
  叶倩安抚了一下李睿父母,他们也表示会积极配合校方。握手之后,李睿父母告辞了。孙牧也对叶倩点点头,说今天先掌握这些情况,他也先回去了。
  
  孙牧开车走在回去的路上,外面下了点小雨,他打开车窗,一阵小风让头脑清醒不少。孙牧的感觉,好像没什么问题,这一家人都很优秀,看上去是个完美的家庭。
  
  2
  
  又是一个下午,孙牧来到南海大学。他倚在阶梯教室门口,刚想点一根烟,顿时觉得不妥,又收了回去。这时,他在下课的学生里看到了李睿。
  
  李睿在人群里确实引人注目。一米八多的个头,穿着米色的毛衣,脸上棱角分明,与英气的脸庞不协调的是,眼神显得有些涣散。孙牧上前,向李睿问道:“请问同学,学校的咖啡馆怎么走?”
  
  李睿盯着孙牧,突然嘴角扬了扬:“你是心理咨询师吧?”
  
  孙牧倒是有些吃惊,没有说话。
  
  李睿耸了耸肩:“在教室里我就看见你了,你似乎在门口等人,但眼睛却一直在观察我。你的手包跟上次那位杨咨询师的同款,上面有压印的一行小字,某某会议纪念,估计是你们去参加过某个相同的会议。你也不用故意做出自然的样子跟我搭话,我不需要帮助。如果这是你的工作,非要跟着我,那你请便吧。”说完,就往前走了。
  
  孙牧心里想,洞察力还真是不错。
  
  李睿走出去了一段路,回头看了看,已不见孙牧,脸上露出了一点意外的神情,然后继续朝前走了。
  
  晚饭时间,李睿来到餐厅,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他把餐盘摆正,又把水杯搁在桌上角。
  
  “不介意拼桌吧。”李睿听到有人问,他抬头一看,是孙牧,并不感到意外,没有搭话。
  
  孙牧端着一杯咖啡喝。李睿只顾低头吃菜,偶尔拿水杯喝水,然后把水杯放好。
  
  孙牧拿起他的水杯看了一眼,“这杯子不错。”然后随便放下。李睿微微皱了下眉头,又把水杯端正地摆在桌上角。他也不说话,一点一点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吃完后,李睿掏出纸巾擦了擦嘴和手,清清嗓子:“我先声明,我没事,不需要心理咨询。我也学心理学,你们那些问话的套路我快能背过了。况且你帮不了我。”
  
  孙牧敏锐地问:“是你没事,还是帮不了?这不一样。”
  
  李睿一怔:“在我看来没什么区别。我也不喜欢你。你可以例行公事来几趟,学校会让家长付你咨询费。不过我没什么可说的。”
  
  孙牧微微一笑:“我倒是挺喜欢你。我做过不少案例了,甚至还有涉灵异的,还没遇到过解不开的事。”
  
  “灵异?”李睿似乎有了点兴趣。
  
  孙牧颔首:“不过最后,还是心理因素在作怪,不足为奇。”
  
  李睿似乎还想说什么,他顺手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他抱怨说:“都是你在喋喋不休,我没听见我妈妈的电话,已经超过四分半钟了。”然后小跑出去回电话了。
  
  孙牧觉得今天差不多了,回去的路上,他心里有了一个初步的预估。一个优秀的孩子,聪明,敏感,有防御心理,轻度强迫症。
  
  回去之后几天,孙牧又接到了叶倩的电话。叶倩说:“孙老师,李睿的情况有所加重。昨天晚上,一个男生夜里去楼道的公共厕所,看见李睿一个人蹲在地上,手里还在玩一个人偶,好像在梦游。那个男生叫小刘,他吓坏了,一早就来找我反映情况,想调宿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