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迷失的河灯

迷失的河灯

时间:2018-05-07 作者:未详 点击:

  顺流而下的河灯,竟引来一场血腥屠杀,38个人,不明不白地成了日军枪下的冤魂。所有的秘密都藏于那——
  
  一、百姓为啥砸墓碑
  
  县长洪汉林从办公室出来,正准备坐车去市里开会,手机响了。电话那头,蕲州镇镇长郭志国火急火燎地说:“洪县长吗?不好了!前天台商周大旺给刘其树的碑,被当地群众砸了。他们还扬言,若是再给刘其树墓碑,他们就要把刘其的尸骨翻出来晒太阳……”
  
  洪汉林一听,忙把踏进车门的脚缩了回来。按当地风俗,杀人也不过头点地,若砸了人家的墓碑,挖了人家的祖坟,就跟杀人放火没两样!洪汉林握着手机,生气地问:“谁?谁带的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洪县长……”郭志国喘着粗气,“我现在就在现场,电话里说不清。要不,您赶快赶过来,我怕这场面……怕控制不住……”电话那头,传来群众一阵阵叫骂声。
  
  “好,你先稳住大家!”洪汉林重又坐进车里,对司机说,“到蕲州镇去,快!”
  
  这巴水县地处鄂东南部,紧挨长江,却一直是以农业为主。洪汉林上任后,有心改变这种现状,他带头招商引资,发展巴水市的工业。去年,在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上,认识了台商周大旺。周大旺二十来岁,家族都做石材生意,大陆这块由他负责,产品一直出口国外。和他交谈后,洪汉林意外发现周大旺的祖父就是巴水人。
  
  听说是老乡,洪汉林就缠着周大旺谈起了招商的事。周大旺表态说:“说实话,我对巴水并没多少特殊感情,但我祖父就不一样了,他生前对这里一直念念不忘,他还说他有个兄弟就死在家乡,一直想给他树个墓碑,要是你们能帮我找到……”
  
  “这个没问题。”洪汉林连忙答应,“你祖父的兄弟叫什么名字?葬在什么地方?”
  
  周大旺说叫刘其。洪汉林费尽周折,总算在蕲州镇附近一个叫散花洲的地方,找到了刘其的安葬地。一星期前,周大旺过来签订投资合同时,洪汉林陪他到散花洲给刘其树了一块大理石墓碑。可谁知,周大旺前脚刚走,散花洲的百姓就把刘其的墓碑推倒了……
  
  洪汉林赶到散花洲时,这里还围着一些余怒未息的群众。镇长郭志国一见洪汉林,忙分开群众走到他跟前,担心地说:“洪县长,您怎么就来了两个人?没通知公安局?”
  
  洪汉林没好气地说:“什么大不了的事,还要通知公安局?!”说完就向刘其墓地走去,这一看不打紧,前天才树的墓碑,不仅被人推倒了,还被砸了个粉碎!在刘其的坟头上,还坐着七八个握锹拿铲的壮汉,好像随时要把刘其的尸骨从地下翻出来。
  
  洪汉林怒问:“你们这是干什么?砸人家墓碑,这是对活人的不尊重!”
  
  这时,一个年长的汉子从坟头站起来:“你是洪县长吧?我在电视上见过你。看你在电视上讲话,还通情理;怎么一和我们老百姓说话,就不分青红皂白了?”
  
  “你……”洪汉林没想到有人敢这么顶撞自己。
  
  这时,郭志国忙过来喝住那汉子,又给洪汉林介绍,这刘老二就是散花洲村刚刚当选的村主任。
  
  洪汉林盯住汉子质问道:“我问你,你当主任,就是带着群众闹事的?你跟我说说,人家给祖上树一块碑,怎么就犯着你们了!”
  
  刘老二手指着被砸碎的墓碑:“因为刘其是个汉奸!一个负有38条人命血债的汉奸!给一个替日本人卖命的汉奸树碑,洪县长,你同意吗?”
  
  二、散花洲上河灯案
  
  听了刘老二的话,洪汉林吃惊地后退了一步。郭志国忙上前扶住他,小声问:“洪县长,这下怎么办?”
  
  洪汉林没有回答郭志国的话,他直直地盯着刘老二:“你说刘其是个汉奸,有证据吗?”
  
  “当然有!”
  
  “好,只要你有证据,证明刘其是个汉奸,别说你们要砸他的墓碑,我也要砸!”洪汉林转身面向群众道。
  
  这时,刘老二从人群中扶过一个八九十岁的老者。老人佝偻着身子,不停地哮喘,被扶到洪汉林跟前时,刘老二给他打了一个手势,只见老人突然把头往左一偏,洪汉林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老人的整个右脸,连同耳朵都没有了。老人竟是个半脸人!
  
  洪汉林忙上前扶着老人,老人浑浊的眼睛望着洪汉林,一行清泪从他的半边脸颊上淌了下来。在刘老二的介绍下,洪汉林才知道,老人叫刘细清。1941年一个夏天的傍晚,散花洲上的百姓吃完晚饭,就习惯性地搬着凉床到江堤上乘凉。突然从长江对面的西塞山那边,飘过来六六三十六盏奇形怪状的河灯。散花洲有放河灯的习俗,但一般都在三月三这天,怎么都过去几个月了还有人放河灯?只见这些河灯,有天上飞的鹏鸟河灯,也有地上爬的龟形河灯,还有鸡呀,狗啊,各种动物河灯。几个胆大的年轻后生就光着脚跑到长江滩上,从水里捞上几盏河灯,一看,这些河灯还都是用丝绸做的。
  
  听说河灯是用丝绸做的,大家纷纷奔往江滩,捞起河灯,好回去给婆娘儿女做身好看的衣服。就在这时,突然从江对面的西塞山那边,开来两艘汽艇,等艇上人上岸,大家才发现是日本人过来了。这些持抢的日本人二话不说,把在捞河灯的百姓全都集中到散花洲的一个沙滩上,架起枪就扫射,38个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日本人的机枪下面,最惨的一家,死了6人。老人当时只有15岁,他是躲在父母的胸脯下面,子弹穿过了他半张脸,却总算捡回了半条命……这就是散花洲上有名的“河灯事件”。
  
  洪汉林来到巴水县时,曾在县志上看到过这一事件的记载,但这与刘其有什么关系?正在洪汉林纳闷时,老人突然咬着牙说:“带日本人过来的,就是刘其。”刘其是散花洲人,大家都认识他。
  
  这时,土生土长的郭志国也说了:“刘其确实是给日本人做事,后来,也不知犯了什么错,又被日本人处死了。”
  
  洪汉林点点头,大声道:“乡亲们,请相信我。回去后,我就给周大旺打电话,就是这次招商引资失败了,我们也不会答应给一个汉奸树墓碑!”洪汉林的话赢来了一片掌声。
  
  匆匆赶回县城,洪汉林立马召集县里几个县委常委,将当天散花洲村发生的事情作了汇报。几个常委一听,面面相觑:现在招商引资如此困难,好不容易引来了台商……这可如何是好?
  
  分管财政的常务副县长最先开口:“洪县长,我看这事千万不能告诉周老板,万一他撤资了,我们先前的努力不是白费了?”
  
  “给汉奸树碑,听着心里就不舒服。”一个持不同意见的常委说,“散花洲的河灯事件县志上有明确记载,是日本人侵略我们巴水时,最有代表性的血腥事件,就如同南京大屠杀!宁愿不要这个投资,也不能让那38条生命白白牺牲!”
  
  大家争执不下。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县委书记说:“这刘其姓刘,和周老板不同姓,应该不是周老板的亲人。如果仅仅是他祖父的结拜兄弟,那不就好办了?”
  
  听了书记的话,洪汉林眼前一亮:“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我这就问问周老板。”说完就拨通了周大旺的电话。
  
  周大旺在电话里听了洪汉林说明的情况后,竟没有追问是谁砸了刘其的墓碑,而是好奇地问:“散花洲上河灯事件,真有这么回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