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生死大狂飙

生死大狂飙

时间:2018-07-1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场大飙车,揭开了绑架杀人、贪赃行贿、女服务员自杀等一系列大案的序幕。富二代与富爸爸,一同站到了良心的pk台上……
  
  一、女人从天降
  
  入夜后,海阳市区灯火辉煌,郊外的螺丝岭却是漆黑一片。
  
  突然,几十道雪亮的灯柱划破了螺丝岭上空的夜幕,雷鸣般的汽车引擎声接踵而来,螺丝岭前面的一块空坪上很快就停满了各种小车改装成的赛车,它们的车身上都喷涂着各色各样的图案,十分炫目。
  
  几十辆赛车齐刷刷地大开车灯,将螺丝岭的山脚照得如同白昼,这是海阳市飙车一族又要赛车了。螺丝岭本是海阳通往省城的必经之路,但是三年前海阳市改扩建了这条公路,将它改造成高级公路,新公路在螺丝岭上掘隧道架高桥,原来的这段公路就少有车辆通过了,恰好为海阳的飙车手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比赛场地。
  
  今天的较量将要在海阳市的两大高手“大白鲨”匡大牙和“黑豹”陈宇之间展开,这是半个月前就已经定下的。几年比拼下来,匡大牙以娴熟凶悍的车技击败了海阳的所有飙车手,成为当地公认的头牌车手。三个月前,年仅二十来岁的陈宇突然在海阳冒出,像一股旋风将海阳众多车手悉数扫落,可是谁也不知道陈宇的来历,只知道他独自住在一处高级公寓,出手十分阔绰,很明显是一个富家公子。此时,匡大牙需要通过这一场车赛告诉海阳的飙车手和手下们,他仍然是海阳的头牌车手,海阳仍然是他的地盘,更重要的是对陈宇这样的“肥羊”不能不狠狠地宰他一刀。
  
  赛车是要带“彩”的,参赛双方可以设定赌注,不参赛的人可以自由下注买自己看好的车手,而匡大牙可以通过坐庄渔利,这就是匡大牙“发明”的以赛养车法。
  
  “大白鲨”和“黑豹”此时已静静地停在起跑线上了,各自的车身上都醒目地喷涂着一条鲨鱼和一头豹子。
  
  匡大牙站在“大白鲨”旁边,拍了拍车顶,傲慢地对陈宇说:“小伙子,怕了的话,现在想退出还来得及!”匡大牙为这场车赛开出了十万元的赌注,这是海阳少有的高赌注,没料到陈宇毫不犹豫地接了招,看来这小子的家底不薄。“那我们将赌注定个一百万元怎么样?”陈宇将匡大牙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扬着染成金色的头发径直坐进了驾驶席。两人发动引擎,把发动机轰得雷声般响,谁都不再说话。
  
  随着裁判将手中的黑白旗猛地挥下,“刷”的一声,“大白鲨”率先冲了出去,而“黑豹”仍然稳稳地停在原地动也不动,却见陈宇嘴里念念有词:“十、九、八、七……”
  
  “……三、二、一!”“黑豹”这才猛地向“大白鲨”扑去,而此时的“大白鲨”早已飙出几百米了,原来这是陈宇有意要让匡大牙先跑十秒钟。
  
  匡大牙冲出起跑线才发现他这个海阳第一飙车手竟然被让了十秒,不禁恨得直咬牙:这不等于被人当众扇了一巴掌吗?
  
  螺丝岭上的路匡大牙是再熟悉不过了,岭高路窄弯急,未改道前是远近闻名的事故多发地段,而匡大牙能在海阳立于不败之地,靠的就是高速通过弯道的“漂移”技术。可是,匡大牙很快发现今晚的螺丝岭不再是他的福地了,“黑豹”仿佛有用之不竭的动力,像一支响尾蛇导弹一样紧咬着“大白鲨”,一点一点向“大白鲨”靠拢。转过折返点不久,“黑豹”就爆发了,只听得“黑豹”的引擎发出滚雷般的轰响,在一个弯道前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稳稳当当地抄在了“大白鲨”的前面,眨眼间已超过“大白鲨”几个车身了,这正是非常完美的“漂移”!
  
  眼瞅着“黑豹”已超越过去,匡大牙却不着急,这一场车赛他不能输,也不会输!绕过前面的大转弯,就能看到岭前的空坪了,“黑豹”的引擎声轰轰作响,力图将“大白鲨”远远甩开。
  
  就在这时,大转弯右侧的山崖上突然纵身跳下一个白裙女人,不偏不倚地落在“黑豹”前面,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刹那间,只见“黑豹”车头猛地向左一打,冲出了狭窄的路面,直向山下飞去……
  
  二、不能惹的人
  
  “黑豹”在空中画出了一条弧线,然后冲开山坡上的一片树林,停住了。陈宇的头重重地撞在了车窗上,他的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当陈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护士告诉陈宇,他的头部伤得不重,只是胸口和左手都被穿透挡风玻璃的树杈戳了个正着,手臂骨折,胸口被捅了个口子,流了很多血,如果不是昨晚有个年轻人及时将他送来,他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
  
  陈宇躺在床上,努力回想着昨晚的场景:白裙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要从山崖上跳下来,偏又在赛车经过时跳下……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进来了,原来是他的好朋友江小川,海阳市小有名气的年轻律师。江小川最近接了一桩房产拆迁官司,是关于市区西门街旧城改造户与时代房地产公司之间的纠纷案,正忙得脚不沾地。
  
  陈宇有些奇怪:“大律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江小川说:“现在整个海阳市都知道昨晚上有辆‘黑豹’赛车在螺丝岭上眼看要输掉比赛,为了赖掉十万元赌注,竟然自己朝山坡下冲去……”
  
  陈宇气得捶床,险些将伤口扯开:“瞎说,当时我已经稳赢,要不是那个女人……”陈宇将昨晚上的经过详细地说了。
  
  江小川越听眉头拧得越紧,说:“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疑,螺丝岭上住户很少,白裙子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按你所说,她好像是故意去撞你的车子,她这样做是要寻短见,还是另有原因?还有那个女人现在哪里,是死是伤?”
  
  “是呀,这个女人好像专挑我的车子经过时才跳下来,是不是想讹我的钱呀?”
  
  “要是被撞上,命都没有了,还怎么讹……”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分析了半天,也没弄出个子丑寅卯来,最后决定还是由江小川到出事现场去了解一下。
  
  江小川走后,护士领着一个年轻人进来了,护士告诉陈宇,昨晚就是这个年轻人将他送到了医院。
  
  年轻人身板很结实,年纪与陈宇相仿。此人告诉陈宇,他是一家通信公司的维修人员,姓吴名大明,今年才到海阳市打工,昨天他独自巡查线路返回市区已经很晚,开车到螺丝岭下的新公路时,突然看见前面两道雪白的光柱从山上飙了下来,直插进黑乎乎的山坡下,他便停住车翻越新公路顺着山坡爬上去,找到陈宇后将他背下山送到了医院。
  
  说完经过,吴大明犹豫了一下说:“是这样的,昨晚医院要交住院押金,我就将打工攒下的5000元钱交给医院了,如果你方便的话是不是……”
  
  “哦!应该的。”陈宇醒悟过来,与护士耳语了几句,护士拿着他的银行卡出去了。
  
  半小时后,护士提着厚厚的一个包裹进来交给了陈宇。待护士走后,陈宇从包里掏出厚厚一沓钱,说:“这里有十万零五千元,五千元是还你的,十万元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收下吧!”
  
  吴大明淡淡一笑,只取了五千元:“不,我救你不是为了钱。”
  
  陈宇很奇怪,问:“十万元,你得辛苦好几年才能攒得下呀!”
  
  吴大明摇摇头说:“我知道你们飙车的人都有钱,但是钱并不能代表一切。我只想要回属于我的东西!”
  
  陈宇正若有所思,突然,病房门口响起一阵狂笑声:“好呀!知道我要来收赌注,就早早地把钱给准备好了,真是个乖孩子!呵呵……”匡大牙领着手下人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
  
  陈宇奇怪地问:“我们之间的比赛并没有结果,你收什么赌注?”
  
  匡大牙仰头又是一阵狂笑:“谁先到谁就是赢家!这是海阳赛车的规矩。我比你先到终点我就是赢家,十万元你一分也别想赖掉。”
  
  陈宇醒悟过来,昨晚上那个女人一定是匡大牙捣的鬼!他气愤地说:“昨晚上那个白裙女人出现得太巧了,要不然你输定了。”
  
  匡大牙做出一副夸张的表情:“女人,山上哪来的女人?我怎么没看见,我倒听说山上有几个女鬼,你不会是被女鬼迷了眼吧!”说罢,得意地哈哈大笑。
  
  陈宇道:“这次赛车出了意外不能算数,我们改日再决胜负。”
  
  匡大牙把脸一沉,狠狠地说:“笑话,你去打听打听,我匡大牙在海阳可不是好惹的角色,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说罢,上前就要去抢钞票。
  
  陈宇身上有伤动弹不得,眼睁睁见钞票就要被抢走,却见吴大明抢上前来将匡大牙推了个踉跄,说:“大白天公开抢劫,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哟,还有个帮手在这儿!”匡大牙恼羞成怒,指着吴大明对手下说,“给我往死里揍!”吴大明丝毫不畏惧,拉开架势撂倒了一个扑上来的人,可是寡不敌众,很快被匡大牙的人摁在地上。
  
  正当乱成一团的时候,病房里响起了一声低沉的怒吼:“混蛋,都给我住手!”
  
  匡大牙定睛一看,马上泄了气,原来来人是海阳市洪江集团公司的老总陈洪江!匡大牙顿时软了下来:“陈总,怎么是您呀?”
  
  没等陈洪江说话,匡大牙眼珠一转,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点头哈腰一迭声地道:“该死!该死!小的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冒犯了陈大公子。”
  
  三、越飙越疯狂
  
  陈洪江挥了挥手说:“把他们全都抓起来,送到公安局去,聚众赌博、敲诈勒索,至少得判个三五年。”
  
  匡大牙吓得连连求饶,陈洪江身后的几个大汉迅速冲进来三两下就将匡大牙他们全给扭出去了。待病房里的人都出去后,陈洪江训斥起陈宇来:“你到底要疯到什么时候,真的要把小命搭进去你才肯罢休吗?以后不许再玩赛车,也不许再住在外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