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非常故事 > 上帝的回信

上帝的回信

时间:2018-07-26 作者:未详 点击:

  8岁的女儿安妮把细树枝和杂草拣开,给新坟又加了一点土。前一天晚上,我们从海滩上救回了一只受伤的小鸟,安妮给它起名叫海伦。但是,现在它死了,我们把它埋在了我家房子的旁边。
  
  然而,我心里却在暗自为孩子们担忧。安妮和她5岁的妹妹莉莉是不是已经失去得太多了?在此之前,她们的父亲和我的婚姻出现了危机。漫长的、艰难的离婚已经让她们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离婚后,我决定和孩子们搬离新墨西哥州,孩子们没有了父亲,离开了早已熟悉的环境,失去了原来的好朋友,来到北卡罗来纳州。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开端。
  
  “啊,我还忘了一件事。”安妮叫起来。她跑回房去,很快又出来了,一手拿着她最喜爱的粉红色铅笔,另一只手拿着一封写好的信。安妮把信作了最后的润色,然后将它放到坟墓旁边。我跪下来仔细看她都写了些什么:
  
  亲爱的上帝:
  
  我希望您一切都好。
  
  天堂像个什么样子呢?您能给我回个信,告诉我吗?还有,我爱您。谢谢您,上帝,是您让我来到世上,让我来到我家。还要谢谢您,让我成为我。
  
  爱您的安妮
  
  我叹了一口气,女儿的信让我陷入深思。离婚已经使我们这个家支离破碎,它伤透了我的心,现在我还耿耿于怀。我,一个单身母亲,我还有力量向前走吗?一切从头开始?
  
  看看女儿,她不仅努力适应着新环境,对生活的爱和对世界的爱丝毫没有受影响,她对一切都还怀着信心。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当我们离家外出时,安妮和莉莉总要先跑到海伦的坟前为它祈祷。
  
  “它是直接到天堂去了,飞进了一本巨大的祈祷书。”
  
  一天,安妮对妹妹解释说:“上帝叫海伦的名字时,它就飞出来,读它的新祈祷词。”莉莉的长着小卷发的脑袋认真地点着,完全同意姐姐的话。
  
  第二天早上,我们急匆匆地赶着去上学,“快点,孩子们,我们要迟到了。”我帮她们穿上外衣,关好了门。
  
  “但是,我们要先去祈祷,”莉莉抗议说,“为海伦祈祷。”
  
  “那就简短一点。”我说。
  
  两个小姑娘飞快地为海伦祈祷了一遍。然后,我催促她们快走。“等等!”安妮说,从潮湿的地上拣起了什么东西。“这是什么?”是一封信,就放在她写的信的旁边。“亲爱的安妮,我爱你。”她大声地朗读道,“是的,天堂是个美丽的地方。它是用黄金做成的,到处都是天使。我爱你,你最好的朋友,上帝。”安妮一字一句,读得很慢。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怀着敬畏,嘴巴惊奇地一开一合。不管是谁写的这封信,我想,我知道他是为了孩子好,可是我却陡生担忧。
  
  下午放学后,安妮冲进家门,迫不及待地要告诉我她想好的计划。她把书包往地板上一扔,讲开了:“知道吗?我要给上帝再写一封信,我要邀请他来我们院子里,我要和他在一起玩。”
  
  这正是我担心的。我不想让安妮失望,我不愿意袖手旁观,眼睁睁地看着安妮从满怀希望滑向失望的边缘。她太容易信任别人了。离婚使我认识到,轻信是危险的。
  
  安妮已经在餐桌旁写着什么,连外衣都来不及脱下。她认真仔细地写着,最后她写道:
  
  “半小时后,请和我在工具房见面。爱您的安妮。”我看见她拿着信穿过院子,向海伦的墓地跑去,手里还拿着一枝笔和一张纸,她十分肯定上帝一定会回信的。她跑回房,再出来时,换上了在重大场合才穿的白色套服,后面还有一个大蝴蝶结。
  
  “帮我系系蝴蝶结,妈妈!”她说,“请快点,我得准备好和上帝见面!”
  
  接下来,她忙着把头发梳得光光亮亮的,带上了她最喜欢的闪亮的发带。又急匆匆地跑了出去。我再次从窗户望出去时,看见安妮坐在后阳台的台阶上,脸上表情很严肃。我走到外边去,和她坐在一起,却发现两把餐桌椅子不见了。
  
  “你没事吧?”我问她。
  
  “他还没来,妈妈。”她整理了一下发带,小肩膀松弛下来。
  
  “宝贝,你听我说,没有人真的看见过上帝。除非他们上天堂去。而你还太小,现在还没轮到你呢。”安妮才不听我的呢。这时,她眼睛一亮,她看见一位老人从人行道上走了过来。也许他就是上帝?我不得不告诉她,那是我们的一个邻居。然后我问她:“那两把餐桌椅在哪里呢?你知道吗?”
  
  安妮领我到了工具房。我把门推开,这时才发现,原来它们在这里。安妮已经把里边腾空了——自行车、童车、旧婴儿车全搬了出来,那两把餐桌椅子面对面地安放在里面,等待着上帝。我握着女儿的小手。慢慢走回阳台。后来,我给她送去了晚饭。
  
  太阳落山了,安妮回到了房里,换下衣服,开始刷牙。“我一直在想,妈妈,”她上床后说,“我还是随时可以给上帝写信,向他祈祷的,对吗?”
  
  “对,随时都能。”我向她保证,拥抱了她,给她盖好被子。“上帝时时都在倾听,你是可以随时和他交谈的。”我看着安妮进入了梦乡,那么安然,那么满足。
  
  我加了一件毛衣,穿过院子,打算把餐桌椅子从工具房拿出来。我打开了电灯,没去拉椅子,我就势坐在了椅子上。
  
  “也许您和我真的该谈谈。”我向对面的椅子说。我坐在那儿,把我的愤怒,我的失望和我的烦恼一股脑儿向上帝倾诉出来。是的,您常常都和我在一起,我祈祷着,在离婚的时候,在我面对新的开端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过我。失败的婚姻带给我的是欺骗,它给我的伤害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我应该懂得的。但是,现在,我知道,从今天起我该做什么了。上帝,请帮助我恢复信心,再次建立起对别人的信任。让我真的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从头开始新生活吧。
  
  外边,雨轻轻地下着,有节奏地敲打着工具房的屋顶,带给人平和与安宁。
  
  我们一直没能发现究竟是谁给安妮写的回信,我真的很喜欢那样的帮助。也许是一位邻居,或许是一位路过海伦墓地去上学的同学。但是我确切地知道一件事,那天我听见安妮在电话里对她姥姥说:“姥姥,告诉您一件事,可您别告诉别人这是我说的,”她放低了声音悄悄地说,“我发现,上帝的字写得不太好。”我相信,她姥姥肯定在电话那头会心地微笑了,我也笑了,我相信,如果真有上帝的话,他肯定也笑了。
  
  现在,面对新的生活,我也和孩子们一样充满了信心。安妮和莉莉在学校已经交了很多新朋友。而作为摄影师的我,我做的贺卡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喜爱。我觉得自己真的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而这一切,完全始于那次女儿和上帝的“约会”。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