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娱乐平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哲理故事 > 历代巧谏

历代巧谏

时间:2016-05-16 作者:未详 点击:

  皇权至高无上的时代,臣下的一切全凭君主的一句话。因此,哪怕稍稍逆一下龙鳞都是非常危险的。但难归难,河豚总是有人吃的。这里除了勇气,智慧往往更加重要,骨头在肉里,刺在玫瑰里,既达到了目的,还能让主子心悦诚服地给赏,这样的臣子有真正的大智慧。
  
  书谏
  
  唐穆宗李恒,从骨子里就对政务没有兴趣,上床就是美人,下床就是美酒,致使国事一日不如一日,有责任感的大臣们忧心忡忡,但干着急没办法,因为他们的主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刚愎自用的家伙,谁敢对他的意旨吐半个不字,能保住脑袋就是造化。书法家、司封员外郎柳公权,一直没有放弃努力,总想找机会挽救一下这个“失足”的老板。这天,李恒心情大好,乘兴就向他“讨教”起如何才能写好书法的秘诀来,早有准备的柳公权岂肯让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缘白白地溜走啊!他恭恭敬敬地这样奏道:“字能不能写好,主要在于用笔的方法,而用笔的方法正确与否又取决于人的心,心正则笔正,笔正字就能写好了,如果心不正,无论怎么样用笔,也是写不出好字来的!”说者有意,听者动心。此后,穆宗皇帝渐渐收敛了不少。
  
  器谏
  
  宋太宗赵光义,是个颇有作为的政治家,他登基后,殚精竭虑,励精图治,经过几年的努力,物阜民丰,天下安定。在大好形势面前,他的心态慢慢地发生了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勤勉谦逊了,言谈举止中常常透出一种得意甚或桀骜之色。中书舍人、翰林学士承旨苏易简很不以为然,但又没有什么良策。一天,他闲着没事,就把玩起欹器来,正玩儿在兴头上,太宗皇帝忽然溜了过来,看到他在玩儿欹器,就随口和他聊起了这个话题。苏易简灵机一动,就侃起欹器的深意来,他说道:“太阳到中午最高时,就开始回落了;月亮到十五最圆时,就开始亏缺了;欹器也是一样,其中的水一旦满盈,就会翻倒得一点不剩!”太宗皇帝若有所思,狂傲的言行有所收敛。
  
  水谏
  
  宋太宗册立太子时,大赦天下,京城百姓非常高兴,见到太子后都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将来定是个英明的好皇帝啊!”太宗得知后很不痛快,就对寇准发牢骚:“如今,这天下万民都心向太子,那我这个皇帝还有用吗?”这样的心态若任其发展下去,将是十分危险的,历史上如此的惨剧可太多了,幸得寇准这样解说:“陛下将来把国家托付给一个有民心的好皇帝,这是我大宋万世之福啊。”太宗转怒为喜。皇帝的那点小心眼儿近臣们都心知肚明。一次,太宗在观赏碧波荡漾的水景时赞美说:“此水源自深山,清澈甘甜,致使附近被它泽润的万物都芬芳甜美了。”重臣宋琪就势回应道:“陛下您说得太好了,这就像人的善恶,也是由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长日久地浸染而成的。”太宗听后,意有所悟,此后再也没有说过嫉妒太子的话。
  
  医谏
  
  金哀宗完颜守绪,主政十年,面对亡国之兆的日甚一日,心慌意乱,进退失据。吏部尚书、翰林学士杨云翼病倒在床,哀宗十分牵挂,亲自前往慰问。杨表示已经差不多痊愈了。哀宗便询问起如何治愈的,杨云翼说:“治病先要治心,心平气和则百邪不侵。治国也是一样,皇帝如果能够使自己的心时刻保持正大光明的状态,则文武百官、山野百姓没有不安守本分的,国事也没有不政通人和的。”哀宗有所领悟,决然退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